返回列表 发新帖

倚天传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2

帖子

9

金币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18-12-17 02: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一路上,三人仔细地观察着这个小岛,发现这个岛上的树木郁郁葱葱,遍地繁花似锦,处处鸟语花香,有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树林里蜿蜒而出,流向大海,小溪里的鱼虾成群结队,偶尔还会有一两只小鹿或者是小羊从小溪两边跳过,简直是一派人间天堂的景象。三人看得如痴如醉,竟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欣赏了半个时辰,赵敏才恍然清醒,对还沉浸在美景之中的张无忌说道:“喂,张大教主,我们赶紧完成你义父交给的任务吧,这些景色以后再看也不迟啊。”


  张无忌却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连声说道:“对对,我们先去找个住处,把大家安顿好再说,不过这里的景色真的是好美啊,好美啊!”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他挪动身子。


  赵敏无奈,只得求助周芷若,“周姑娘,你劝一劝这傻小子吧,要不然天黑了我们都回不去。”


  周芷若却冷冷说道:“我也想和无忌哥哥多看看这里的风景,如果赵姑娘你着急,就先走一步吧,对了,顺便说一句,我无忌哥哥可不是什么傻小子。”


  赵敏听罢,气得花容失色,恨不得立刻拔出倚天剑,一剑杀了周芷若。可是赵敏始终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她只是咬着牙,暗暗骂道:“你这贱人,早知道我就在万安寺破了你的相,让你一辈子嫁不出去,哼,现在杀了你恐怕会惹得傻小子和谢老爷子不高兴,这笔帐我先记着,日后要你好看。”


  赵敏的心思机敏,刚才虽被周芷若一顿抢白,心里不痛快的同时,却也有了主意,只见她笑呵呵的对周、张二人说道:“看风景嘛,前面有一座山,不是很难爬,但却是这岛上的最高峰,不如我们到那里去,可以看到的景色就更多了,对不对?”


  张无忌听了非常高兴,对周芷若说道:“这话很有道理,我们一起去吧。”


  说罢已经走到了二女的前面。周芷若无奈,狠狠地瞪了赵敏一眼,也只得跟着前行。


  不一会儿,三人就登上了山顶,山顶上视野开阔,全岛的状况一览无余。


  这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小岛,呈椭圆形,东西较长,南北稍窄,从岛的东边走到西边,也就是三四个时辰的路程,整座岛上看不到有人烟的迹象。脚下的这座山位于岛的东南部,是全岛唯一的一座山,在西北方有一个湖,湖边景色宜人,从山上流下的泉水全都汇集到了湖中,满出去的水从三条小溪又流入大海,刚才看见的小溪就是其中的一条。在湖中甚至还有一座小岛,离岸很近,只需修一座小桥就可以登上这座岛中岛。


  张无忌提议道:“如果把家安在岛上,应该比较理想。”


  “当然,前提是湖里面没有鳄鱼。”周芷若说道。


  张无忌笑道:“这么美的小岛,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怎么会有这种凶残的动物呢?再说,我们刚才走了那么久,也没见这一只猛兽啊。”


  赵敏说道:“有没有去看看便知道了。”


  张无忌说道:“走吧,我们到湖边看看去。”


  下山途中,三人顺道摘了些果子,张无忌还采了草药,打了一些野味。


  三人又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湖边,经过仔细地察看,发现湖中除了鱼虾之外,就是一些水鸟,更本就没有鳄鱼等猛兽。三人这才放心,于是由张无忌回到海岸边,将谢逊等人带到这里,赵、周二人则在湖边生火烤野味,虽然刚才两女之间有一点不愉快,但是赵敏却不介怀,至少表面上是这样。而周芷若想到赵敏间接害死了她的师傅,所以对赵敏就心存芥蒂,但是由于身处荒岛,也只能先放下仇怨,这一点周芷若倒也还是能明白的。


  七个人终于在湖边相聚了。殷篱也已经清醒了一些,众人一边吃着可口的野味,一边谈论这岛上的情形,心情都非常的放松。


  听完无忌等人对小岛的大致介绍,谢逊提议道:“当年我在的荒岛上有冰又有火山,所以叫做冰火岛,如今能够来到这个小岛,也是上天对我等的眷顾之情,而我听无忌说这岛上的景色又是如此的迷人,不如我们就把这座岛叫做情色岛吧,你们看如何?”


  “那我们登上岛的那段海岸线不就叫情色海岸线了?”赵敏微笑着附和道。


  “好啊,好啊!”其余的人均齐声欢呼。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个决定使得在另外一个时空的无数双眼睛得以好奇地窥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谢逊又说道:“看来我们要在情色岛上生活一段时间了,等殷篱姑娘和紫杉妹子的伤好了以后,咱们就修建自己的住房,现在就先将就些,不过这湖边的条件也还是不错的。”


  这样过了大约十来天,伤员都已经痊愈了。于是众人在谢逊的指挥下,动起手来,利用倚天剑和屠龙刀为工具,盖房的盖房,修桥的修桥,做饭的做饭,不到一个月,就在湖边架起了一座通向小岛的吊桥,在岛上还建起了一座房子,分有四间,家具也都一应俱全。谢逊和张无忌住一间,众女住一间,一间作厨房,一间大伙儿共用。在岛中岛的另一边还修建了一间厕所。


  在这期间,张无忌等人又将岛上的情形详细地打探过几次,最终确定这是一个没有人烟的荒岛,岛上没有发现猛兽,至少到现在没有,只有温顺的岩羊和梅花鹿是最大型的动物了。当然,野兔、山鸡、猴子等小动物也不少。最凶猛的野兽大概就是岛上的几群野狼和野狗,这对于张无忌等人说来当然算不得什么。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晚上睡觉时,还是要将吊桥收起来,以防不测。


  在这期间,周芷若一直没有发现有船只经过海面,说明这个岛远离航线。看来要想回到中原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后来经过谢逊的考察,发现情色岛上的树木没有一种是适合造远航船只的,而且这里的海流情况非常复杂,风向又没有规律,冒然造船出海必定是死路一条。所以造船出海的想法也被彻底否定了。


  既然要在情色岛上常住,众人就只好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来改善生活条件,虽然情色岛的面积不大,但是却物产丰富,需要的原材料一应俱全,许多日常用具被一件一件地造了出来,这些对于长年居住在冰火岛的谢逊和张无忌来说,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加上又有五女相助,更是轻而易举。每天打鱼狩猎,摘野果,赵敏还逮了些羊来喂养,不久就有了自己的牧场,还喝上了羊奶。


  到了晚上,大家围着篝火,听谢逊和黛琦丝谈论着江湖的往事,或者听小昭唱波斯的歌谣,兴致好的时候大家还会一起合唱,大伙儿在情色岛上的生活倒也平静祥和。这期间,殷篱在张无忌的照料下,连脸上的疤痕都去掉了,又恢复了往日俏丽动人的容貌。


  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渐渐的有一些大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出现了。


  早在小船上时,张无忌就对四女胡思乱想,还做过四女共事一夫的美梦。而四女也对张无忌是芳心暗许。可是由于一路之上大家都是在逃命奔波,一些私心杂念也只是一扫而过,不会在心中停留片刻。


  而现在生活基本安定下来,温饱也不是问题。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张无忌本也算是个谦谦君子,可是此时他正当壮年,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天天面对这四位对自己早生情意的美貌女子,教他如何能心静如水,如何能坐怀不乱?


  但是他对于男女之事也不是非常明白,只知道有时候看到她们自己的下身会变得很硬,很粗壮,很想冲上去抱住她们,甚至连黛琦丝也让他有这种冲动,这让张无忌既感到兴奋又感到羞耻,况且在义父面前,如何能做出苟且之事。为此张无忌感到非常的苦恼。


  四女虽然对张无忌心仪已久,但大家都是女孩儿家,虽然想与张无忌亲近,却也害怕给其余的三女看轻了自己,所以均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情欲,不让别人看出。


  也只有赵敏,她始终是蒙古人,敢爱敢恨,常常拉着张无忌的手,非要让张无忌和她到海边或是树林里去,四下无人时,两人均面红心跳,四目相对,干柴烈火,一触即发,而这时候,周芷若一定会准时出现,然后说:“无忌哥哥,你和赵姑娘在干什么?我没有妨碍你们吧。”


  这叫二人好不扫兴。可是这个岛就这么大,随便到哪里也不容易躲开。二人只好作罢,此时,赵敏往往会下身湿了一片,而周芷若也不会比她好到哪里去。


  殷篱的身体尚在恢复之中,虽然已经没有大碍,但是她还不会像周赵二人那样饥渴,只是常常要求张无忌把她搂在怀里,喂饭给她吃,就已经很满足了。小昭对于男女之事,也还是不太清楚,只是有时看着张无忌的时候,心里会一阵激荡,心跳加快,于是赶忙扭头走开,对任何人也不敢提起自己的感受。


  这四女一男在情色岛上就这样时而兴奋、时而尴尬、时而害羞地相处着。那种感觉就好像离天堂近在咫尺但却又遥不可及。但是谁也不愿意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或许是他们不懂,也或许是太好面子,总之,每天晚上,这几个人都越来越难以入睡。一团欲望之火在无情的灼烧着他们尚未成熟的心身。


  这一切谢逊当然不会看见,然而黛琦丝却是一个明白之人,也是一个过来之人。事实上黛琦丝自己现在也是四十余岁,正值虎狼之年,早年丧夫的她对于情欲本来也已经淡薄,毕竟早年在波斯就受过禁欲思想的灌输,所以这么些年来在江湖上行走,再也没有什么人和事能勾起她的情欲,而美艳绝伦的黛琦丝化装成金花婆婆之后,自然也不会成为任何人幻想的对象。


  在岛上的这段时间,去掉了伪装的黛琦丝在身体和性情上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身体里压抑很久的情欲已经像即将喷发的火山,只是早晚的问题,对此黛琦丝自己很清楚,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只是感到下身经常处于湿漉漉的一片,尤其是看见张无忌与四女打情骂俏之时,更是如此。然而张无忌是自己的未来的女婿,当然不能对他有所行动,所以唯一可以考虑的是从前的结义兄弟谢三哥。


  每当谢逊温柔地叫她紫杉妹子的时候,她就会想起从前在光明顶上,杨逍、范遥和其他明教弟子围在她身边大献殷勤的日子。如果在这情色岛上要选个伴侣共渡过余生的话,谢三哥也是个不错的人选。而且谢三哥他身体高大健壮,多年的漂泊生活并没有使他变得虚弱,相反是更加的强壮了。


  想到这里黛琦丝的心跳不禁加快,脸上也罩上一层红霞。可是由于谢逊的眼睛不方便,自己的想法又开不了口,再说,如果遭到拒绝的话,自己宁可自杀算了。怎么才能让谢三哥明白我的心意呢?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黛琦丝。


  登岛之时,穿在大家身上的那身衣服已经磨损的差不多了,情色岛上的气候一直都很炎热,就算是有兽皮制成的衣服也不会有人愿意去穿。于是就都将就破损的衣服穿着,现在这些破损的衣服早就无法将身体完全遮挡住了,只好将各自的关键部位先保护起来,以免被别人瞧见,对于五位女子来说,别人就指的是张无忌一人,因为谢逊是看不见的。


  虽然岛上就只有他们七个人,可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礼仪还是要遵守的。实际上,张无忌和谢逊只有一条短裤遮羞,而五女也只有靠上身的一件肚兜和一条内裤以及破损不堪的裙子(事实上已经不能叫住裙子,只能叫布条)来维持着自己的一丝尊严。


  但是一条条玉腿玉臂都曝露在外,张无忌要想不看都不行,所以张无忌的下面常常是顶得老高老高的,又怕被五女看破,还得要想法掩饰,让黛琦丝看了暗自好笑。而张无忌和谢逊的一身健壮的肌肉也让五女看得心驰神摇。


  最让五女困扰的是清洗衣物的时候,由于没有换的衣服,所以只好选择在夜晚将衣物清洗干净,第二天再穿上,那么这段时间就是光着身子的,所以必须避开张无忌才行,平时倒没什么,可是一旦例假来了,天天都要注意清洗,而且要是让张无忌那小子看见了,还要逮着你问半天,问你是不是有伤口啊,我给你看看啊,为什么还在流血啊之类的话,让人好不尴尬。


  有一次大伙儿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张无忌发现小昭雪白的大腿上竟然有血迹流下,居然就当着大家的面关切地对小昭说:“哎呀,小昭妹妹,你的腿受伤了,让我瞧瞧,我给你包扎一下,再上点草药,不然会感染的。”


  当时小昭窘得一下子跑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说:“我没事,不要你看,也不要你管。”


  张无忌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向其他的人问道:“我说错了什么吗?小昭妹子怎么这么大的反应?”


  其余四女皆笑而不答,谢逊倒还明白些,说道:“无忌孩儿,女孩子的事情你不要去管这么多,懂吗?”


  张无忌道:“义父,她在流血啊,难道我也不管?”


  “叫你不要管你就不要管,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谢逊假装发怒道。此时众女已经笑做了一团。张无忌只好把满肚子的疑惑都放到一边,涨红着脸埋头吃他的饭,看他这样,众女又是一阵哄笑。


  张无忌私下也悄悄问过赵敏这是怎么回事,赵敏一脸的红霞,笑而不答;张无忌又只好去问周芷若,周芷若嗔怒道:“你自己去问那个妖女,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办法,只好问表妹殷篱:“表妹,那天小昭妹子为何生气?”


  殷篱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义父让你别问,你还问,要不要我再给你一下?”


  “不说就算了,干嘛还打人啊,我要去打猎,不和你说了。”张无忌心虚的赶快溜走了,只留下殷篱站在那里偷笑。


  小昭是张无忌的丫环,所以张无忌的衣服一直是有小昭帮他清洗,有一次小昭让张无忌把衣物拿来洗,其实就是那条贴身的短裤,张无忌躲在房里,说什么不肯将短裤拿给小昭,小昭无奈只得威胁道:“无忌哥哥,你再不给我,我就让赵姑娘和你表妹她们进来脱了,看你到时候怎么办?”张无忌没办法,只得将内裤递出门外。


  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小昭当着大家的面问张无忌:“无忌哥哥,为何你的内裤上有一大团浆糊呢?你从哪里弄来的?脏死了。”


  赵敏、周芷若和殷篱一脸疑惑地看着张无忌,“小昭,别乱说话。”小昭的妈妈黛琦丝连忙红着脸对女儿说道。


  “我只是好奇问问都不行啊。”小昭嘀咕道。


  张无忌的脸涨的比上一次还红,不知如何是好。


  谢逊听罢哈哈大笑:“这说明我的这无忌孩儿长大了嘛。”


  众女子皆不明白,正待要问,黛琦丝向谢逊嗔怒道:“谢三哥,你莫要把孩子们都教坏了。”


  谢逊笑道:“怎么是把孩子教坏呢?这男女之事他们迟早都是要明白的,咱们这一把年纪在情色岛上虚度了这余生倒也罢了,孩子们都还年轻,等到能够回到中原的时候恐怕也已经是风烛残年了。难道也让他们在这里枉费了青春不成?


  当年在冰火岛上,要不是我五弟和五妹结成了夫妇,又哪来的我无忌孩儿呢?”


  “谢三哥说的也有道理,那你看他们的事情该怎么办?”黛琦丝想想也对,点了点头说道。


  “好,一切由我来做主。”谢逊顿时得意起来。“我来问你们四个女娃娃,你们可都喜欢我的无忌孩儿?”谢逊问道。


  众女听罢都面红心跳,一个也不说话,谢逊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回应他,于是笑道:“好吧,你们都不好意思开口,我就换一个方式,如果有谁不愿意下嫁我的无忌孩儿,请赶快出声,决不会勉强各位。”


  俏丽的赵敏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直盯着张无忌,丝毫没把谢逊的话听进去,冷艳的周芷若把头偏向一边默不作声,天真无邪的小昭则把头埋进母亲的怀里不肯抬起头来。


  端庄秀丽的殷篱说道:“我与表哥早有白头之约,义父何必明知故问呢?”


  “好,我有一位儿媳了,赵姑娘,你呢?”谢逊向赵敏问道。


  赵敏含笑答道:“其实早在中原,我就已经下了决心非张公子不嫁,这还需要问吗?”


  谢逊高兴道:“还是你最爽快,小昭,你呢?”


  “我只是公子的丫鬟,我听我娘的。”小昭害羞地回答道。


  “那也就是允了,现在就只剩你了,周姑娘。”


  “我自小无父无母,现在连师傅也没有了,一切由谢老爷子安排吧。”周芷若幽幽地回答。


  “好,如今在这荒岛之上,你们四位女子也只能下嫁给我的无忌孩儿了,没办法,四女共事一夫是避免不了的了。不管你们愿不愿意,只能如此,不如大家结为姐妹,以后互相敬重,好生服侍我的无忌孩儿,不可相互生事,你们意下如何?”谢逊高兴地问道。


  “可是谁是正室呢?”周芷若问道。


  谢逊答道:“没有正室,大家都是平起平坐,只在年龄上分大小,好称呼些。”张无忌正为此事发愁,听义父这么一说,感到这样最好,连忙点头称是。


  其余的人也觉得这样最好,也表示同意。


  “老天爷也算是对得起我了,不但让我不死,还让我多了四个儿媳妇,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咱们就把事情给办了。”于是众人在谢逊的指挥下,拜了天地父母,拜了堂,四女还义结金兰,根据生辰,殷篱做了大姐,周芷若做了老二,赵敏是老三,而小昭则做了四妹,其余三女还认了黛琦丝为干娘。


  该做的仪式都做完了,谢逊遗憾的说:“可惜啊,这荒岛上没有酒,喜酒喝不成,只好拿羊奶代替,以后再想办法补回来。现在都进洞房去吧!”


  “进洞房?什么叫进洞房?哪里是洞房?”张无忌和四位新婚的娇妻一脸疑惑地问道。


  “这个嘛,对了,原来你们女人住的那一个房间就作为洞房吧,紫衫妹子从今天起就搬来和我住一个房间,反正我也是瞎子,没什么不方便的,况且咱们也算是兄妹。你说呢?紫杉妹子。”


  黛琦丝听罢心跳加快,红着脸说:“随便吧。”


  “至于在洞房里干什么?怎么干?我是个粗人,说不清楚,这几个孩子也都一点不懂,紫衫妹子,不如你就在这里给他们几个讲解讲解吧。”谢逊对黛琦丝说道。


  “谢三哥啊,这个怎么讲嘛,到时候进去了不就明白了吗?”黛琦丝羞道。


  “哎,有人讲解和自己摸索是有差别的,你问问孩子们想不想听?”谢逊正色道。


  “是啊,岳母大人,你就给我们讲解一下吧。”张无忌说道。


  “我们也想听啊,快说啊,娘。”小昭也一脸诚恳地看着母亲。


  “好吧,娘就给你们详细地介绍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也免得你们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受了伤就不好了。”黛琦丝想到岛上就这么几个人,不忍拂儿女们的意,干脆豁出去了,就给他们来个详细的介绍吧。“但是,你们必须听我的安排。不然我就不说了。包括你谢三哥在内。”


  “行啊!”众人齐声答应。然后围成了一圈,都安静的等待黛琦丝的讲解,谢逊虽然年过五旬,可是对于男女之事,也是非常的有兴趣。于是也围在了圈子之中。


  “所谓进洞房,就是指男女之事。其实,食色性也,孔子早就对男女之事下过定义,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男欢女爱原本就和吃饭睡觉一样,是人的本性,千万不要对这种事情刻意的排斥和回避。这些都是正常的事情。”黛琦丝开始了她的讲解。


  这第一句话就让张无忌感到十分受用,原来自己不需要感到羞耻,那些荒唐的想法都是正常的,不禁暗自点了点头,再看其他人,也都在点头,心想:哦,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其实这都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繁衍自己的后代,为种族的扩大和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为了让每个人都乐意去做这件事,上天把男女结合的感觉设计的非常的美妙,使得大家都能够来主动地、乐意地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所谓入洞房,其实就是男女之间的结合,对于动物而言,我们称之为交配,对于人类而言文雅的就称为圆房或者房事,粗俗的就称为日逼。”


  说罢众人的心跳都加快了。赵敏、周芷若、小昭和殷篱等人哪里听到过这些理论?一时间面红筋涨,下身早就湿了一大片,而张无忌的阳具更是涨得又粗又长,内裤都快被顶破了。只有谢逊还能够沉得住气。


  “说到这个日逼,我们就要先知道什么是逼,医学上也称逼为阴道,是女人身上的生殖器官,在我们女人身上都有,我们大家不妨都把衣服脱了,一起来观察一下,反正你们都已经嫁给了无忌,让他看看也无妨的,谢三哥看不见,所以你们也不必担心了。”


  众女子听了都非常的难为情,虽然都站了起来,可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愿意先脱下衣裙。可把在一旁的张无忌急得,忙对黛琦丝说道:“岳母,她们都不肯脱,要不我先脱给她们看,这样她们就不吃亏了。你看如何?”


  谢逊笑道:“你先别急,你岳母才讲到阴道,你又没有长那玩意,等一下有你脱的时候。”张无忌只好作罢。


  “你们都不好意思是不是,我来带个头吧,小昭你是我的女儿,你第二,赵姑娘你们三位可要跟着啊。”黛琦丝对着几位美女盈盈笑道。


  话音刚落,黛琦丝就解开了自己的肚兜,一对保养得完美无缺的玉乳顿时展现在众人面前,其余的人倒也罢了,张无忌这辈子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景象,他还没来得及把口水咽下去,黛琦丝又缓缓的将自己的裙子和内裤一同除了下去,然后微笑着站在大家面前,转身对余下的女子说:“你们还不快脱?”


  这时候,在一轮皎洁的月光下,一位美艳绝伦的夫人也正是当年武林的第一美女黛琦丝,在毫不保留地展示着她那完美动人的胴体。


  张无忌的双眼连眨都没舍得眨一下,目光从两座玉峰缓慢下移,经过一片平原后,落到了一片湿漉漉的黑森林上就再也不动了。只是还在不断地喘着粗气。


  恨不得冲上前去,紧紧的抱住岳母,然后在她的身上使劲地搓揉。如果不是其他人在场的话,张无忌绝对控制不住自己。


  众女子见状,醋意暗生,看见自己的夫君如此迷恋女人的身体,都巴不得赶快把他的目光吸引到自己的身体上来。于是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身上除得一干二净。只见四座汉白玉的雕像般的胴体又呈现在张无忌的面前。


  赵敏和殷篱要放得开些,直接把身体面对着张无忌,好让她一览无余;而周芷若和小昭比较保守,只把侧面留给了自己的夫君。


  张无忌顿时是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八座挺拔的酥胸在眼前起伏跳动,四片神秘的黑色地带若隐若现。众女子在张无忌面前尽情的展现着自己不输于任何人的身体。张无忌在五位裸女的包围下,心神激荡,恨不得把手伸进那黑森林里去狠狠的摸一把。但想到现在岳母正在给大家上课就只好忍住了。


  “好了,大家都脱光了,我们现在来好好观察一下自己的身体,还是我来作示范,无忌,你也过来仔细看看吧。”说完黛琦丝大大的分开双腿坐到一张一人多长的木桌上,众人立刻围了上来,借着月光和篝火的亮光,黛琦丝的下身清晰地呈现在众人的面前。黑乎乎的阴毛上挂着几颗晶莹剔透的水珠,黛琦丝用手指着黑乎乎的毛说道:“大家看,这就是阴毛。”


  赵敏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会是湿湿的?是尿吗?”


  “傻丫头,这个问题待会儿给你解释。”黛琦丝红着脸答道。


  这时张无忌忍不住悄悄把手伸到赵敏的双腿之间,使劲的摸了一把,这一下使得赵敏象是触了电一样,第一次有男人的手抚摸自己最最隐秘的部位,那一瞬间,赵敏感到呼吸快要停止,一颗心都要跳出胸膛来了。但她不想让大家发现自己被人轻薄,尽管这个人是自己的丈夫。所以只用了一瞬间神色就恢复了正常。


  张无忌凑近赵敏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也是湿湿的。”赵敏又羞又恼,狠狠地瞪了张无忌一眼,不去理他。


  黛琦丝接着道:“阴毛实际上是用来保护阴道免受小虫袭扰的,远古时代,人们是不穿衣裤的,要是有小虫爬进阴道可就糟糕了。”说完用手将自己的阴毛扒开,“看,阴毛下面是阴户,它由大阴唇和里面的小阴唇组成。”黛琦丝又用手将自己肥厚的大阴唇轻轻掰开,“你们来看看,里面有什么?”


  “好像还有一对小一些的阴唇,对不对,岳母?”张无忌答道。


  “对啊,那就是小阴唇,被我掰开的是大阴唇。现在我躺在木桌上,让你们看清楚些。”说完黛琦丝摆了个大字,躺到了木桌上,又把双腿尽量的打开,然后做成一个M的形状,此时下身更是完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众女虽然都有同样的器官,可是从来没有这样清晰的观察过。都仔细的看了起来,还不时把手伸到自己下身去验证一下,看看自己的私处是不是也是这样。


  张无忌更是瞪着一双喷火的眼睛,不放过一丝细节,贪婪地看着所能看到的一切,恨不得把那肥厚的阴唇吞入口中。


  “无忌,你来帮我一下,帮我把小阴唇轻轻掰开,好吗?这样大家就可以看见里面了。”黛琦丝对张无忌柔声说道。


  “岳……母,你是在……在对我说吗?”张无忌颤抖着声音问道。


  “你这傻孩子,当然是你啦。”


  “可是,您是我的长辈,我……我真的可以碰您的私处吗?”张无忌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别忘了,我们这是在学习知识,不是在做苟且之事,让你来就来,不必拘束。懂吗?我的乖乖女婿。”黛琦丝微笑着对张无忌说道。


  有了岳母的首肯,心跳加速的张无忌吞了一口唾液,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好让自己不至于太失态,毕竟不是在做苟且之事,而是在学习嘛,可不能在四位娘子面前出了丑。四位女子也是非常想看看小阴唇里面的情形,都在催促夫君:“无忌哥哥,你就快些嘛。”


  张无忌抬起双手,虽然已经努力克制,可还是没有停止住微微的颤抖,在两只手接触到黛琦丝的小阴唇的时候,张无忌就像是遭到电击一样,而黛琦丝的身体也明显地颤动了一下,二十几年来,这个部位从来没有被人碰过,如今,被一个壮年男子用手触摸,黛琦丝终于忍不住娇哼了一声,“啊!”


  张无忌听见岳母发出的声音,害怕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好,弄疼了她,急忙问道:“岳母,你怎么了,没事吧。”众女也齐声询问。而此时张无忌的两个大拇指却象是牢牢的沾在黛琦丝的小阴唇上,还不断的轻轻搓柔,丝毫没有想拿开的意思。


  “没……没有什么,无……忌,你……你做得很好,这是我……我的正常的生理反应,当自……自己的私处,受到来自外界的刺……刺激时,就……就会感到非常的愉悦。你们四个女孩子也可以相互试一下,看看有没有这种感觉。”说完黛琦丝开始颤抖呻吟起来。


  殷篱听完一把拉过小昭,笑道:“四妹,我们来试一下。”没等小昭回答,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把手伸进了小昭的下身,小昭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双腿紧紧地夹住殷篱的手,几乎站立不稳。殷篱连忙把她扶住,另一只手把小昭的手拉向了自己的私处,也夹得紧紧的,同时二人还不断刺激着对方,二女顿时娇喘连连,胸口在剧烈地起伏着。


  赵敏看了一眼周芷若,毕竟两人有过芥蒂,不好像殷篱和小昭那么随便,所以一时之间还不好开口,可是就一刹那间,她发现周芷若也无助地看着自己,四目相对,还需要什么言语?于是各自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抱住对方,伸手向对方湿漉漉的下身摸去。


  一瞬间,美妙绝伦的感觉降临了,原有的不愉快统统都抛开到一边,两人红着俏脸,害羞地看着对方,手上却在不断地给对方加力,周芷若呻吟道:“原…原来做人的感觉可…可以这么愉快,敏敏,你再…再用力些。啊……啊!……”


  “我……我也是第一次才知道这样的感觉,我以前都是自己摸的,原来别人摸的感觉才是最好的。”赵敏闭着眼睛喘着气说道。


  “好……好了、好了,都感……感觉到没有,大家先停下来吧,以后有的是时间来体会。我……我们继续讲解,无忌,你也停下来,不要再搓了。”稍感满足的黛琦丝说道。


  此时,张无忌的一双手沾满了湿淋淋的粘液,喘着粗气,极不情愿地停了下来,等待岳母的讲解。其余四女也都只好先停了下来。


  “无忌,你把我的小阴唇轻轻掰开,让大家看看里面有什么。”黛琦丝道。


  张无忌用手将黛琦丝的小阴唇轻轻地掰开,此时整个阴道边上全是湿淋淋的粘液,滑不溜手,张无忌连掰了三次都滑开了,直到第四次手上加了力才掰开,这期间弄得黛琦丝好不刺激,躺在木桌子上不断地呻吟。


  “你……你们看到了什么?”黛琦丝问道。


  “有两个小孔,一个大一些,一个小一些。”众人答道。


  “对了,小一些的是我们的尿道,我们的尿液就是通过这里排出来的,大一点的孔就很关键了,这就是我们的阴道口,女人的价值就全靠它来实现了,行房事和生孩子就是靠这里,小昭,看见没有,当年你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黛琦丝向众人介绍道。


  “啊,这里啊,这么小,怎么可能嘛,就算小昭当年是个婴儿,也不可能从这里面出来啊。”众人都不太相信,连小昭自己都半信半疑。


  “傻孩子们,我还骗你们不成?你们可别看它小,它是可以伸缩的,无忌,你把一个指头伸进来试一试。”黛琦丝说道。


  “好的,岳母。”张五忌早就想这么做了,现在得到了岳母的同意,兴奋得不得了,赶紧将食指对准岳母的阴道口使劲戳了进去,由于黛琦丝早就分泌了足够的体液,所以非常顺利地就滑了进去。


  但是由于黛琦丝多年没有过性生活,所以阴道非常的紧,张无忌只觉得自己的中指被什么东西紧紧地裹住,不过伸缩都很自如,不由得将中指来回抽动了几次,最后一次还用尽全力,使得食指尽量地进入里面,直碰到了黛琦丝的花心。


  躺在木桌上的黛琦丝几乎快受不了啦,用手紧紧地抓住桌子的两边才没有使自己扭动起来,同时咬紧牙关,努力使自己不叫出来,毕竟这是在给孩子们传授知识,不是在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


  “够……够了,别再这样抽动了。我会受不了的。”黛琦丝呻吟道。


  “岳母,我把您弄疼了吗?”张无忌小心地问道。


  “哈哈,恰恰相反,你把她弄得非常的舒服,你的岳母可是受用得很了。你这傻小子,当真什么都不明白,你爹当年可比你强多了。”谢逊在一旁忍不住大笑道。


  “谢三哥,你好讨厌啊,当着孩子的面不要说这些轻薄无聊的话好不好。”


  黛琦丝对谢逊嗔怒道。


  “无忌,别听你义父瞎说,他最没个正经。你现在把手指头拿出来,然后换成两根手指头伸进去试一试。”黛琦丝又转头对张无忌柔声说道。


  张无忌心想:一根指头已经把里面塞满了,两根指头岂不是会把里面和洞口撑破?于是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照做。众女也有同样的疑惑。


  “别怕,不会有事的,大胆一些。”黛琦丝察觉到女婿的疑惑,鼓励的说。


  听了这话,张无忌不再犹豫,将中指和食指并拢,向着岳母的私处伸了进去,“咦,这么容易就进来了,好像并不比刚才一个手指头的时候难进啊。只是感到比刚才裹得紧了些而已。”张无忌抬起头把自己的感受说给自己的四位娘子听。


  “好神奇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众女子齐声问道。此时张无忌把两个手指尽量探到最深处,碰到了黛琦丝的子宫口,于是觉得好奇,用两根手指夹住上下左右尽情地拨弄着。


  “啊啊……啊,这小子弄得我好舒服啊。”黛琦丝涨着红通通的脸,心里暗自欢喜,但是又不能表示出来,只好拼命忍住。但是又舍不得叫女婿停下来。


  “这是为什么啊?妈妈,你快告诉我们吧。”小昭等人急切地追问道。


  “好吧,我……我告诉你们,其实别……别说是两根手指,就……就算是整只手都可……可以伸进来的,因为阴道的内壁可以扩大好……好几倍呢,要……要不然,小昭你……你当初是怎么出……出来的?”黛琦丝一边呻吟一边说道。


  张无忌听了好奇心大增,于是把手指拿了出来,将五根手并拢,慢慢地向黛琦丝的小穴伸了进去,这次有些困难了,黛琦丝的阴道口被张无忌的手撑得张开了大口,可还没有完全进去,但是黛琦丝已经是娇喘连连,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你……你慢一些,不要太……太快了,这样会让我不舒服的。你可……以转动一下,让手都沾……满我的体液,这样就……会容易些的。”黛琦丝呻吟着指导自己的女婿。


  有了岳母的指点,张无忌轻轻地转动着自己的手臂,慢慢地向深处探去,终于,扑哧的一声,张无忌的手竟然完全没入了岳母的阴道之中,黛琦丝也随即“啊!”的叫了一声,众人忙上前问道:“娘,您没有事吧。”


  “我……我很好,别……别担心,你们看,这手不是伸……伸进来了吗?娘没…没有骗人吧。”黛琦丝含着笑意,紧咬住嘴唇,一张俏脸竟涨的娇艳欲滴。


  张无忌见岳母没事,没入阴道之中的五根手指立刻不安分起来,在里面用力地搓揉捏拿,刺激得黛琦丝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黛琦丝紧闭着双眼,尽情地享受着女婿带给她的快感。四女见状,下身的体液早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不如我们也试一试吧。”周芷若转过头对赵敏说道。


  “不可,万万不可。”陶醉中的黛琦丝听了这话急忙阻止。


  “为什么不行啊,我们难道和您不一样吗?”众女不解。


  “好吧,我再接着给你们讲解。无忌,你先出来吧。”黛琦丝又恢复了她的矜持。


  张无忌只好恋恋不舍地将手抽出。黛琦丝说道:“我的阴道的确跟你们的不同,因为你们还是处女,我则不是,我的逼当年是让小昭的爹日过的。你们明白吗?”


  “不太明白,日过的逼和没有日过的逼又分别吗?”众人还是不解。


  “当然有分别了,傻孩子们,一个女的,如果没有被男人日过,那么她的逼就会有一样东西挡住阴道口,这东西就叫做处女膜。这是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之一,其实也就是她的贞操。这是非常重要的标志,通常只能由自己的丈夫来把它捅破,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丈夫是第一个日自己的男人。捅破之时会流出少量的血,这是正常的,不必担心。你们都还没有被人日过,所以处女膜都还在,只有无忌才有资格把它破坏掉,决不能随便处置。”黛琦丝介绍道。


  “现在,我们来观察一下处女膜的模样把,我呢,已经没有了,你们谁来做个示范啊。”


  四女面面相觑,都不好意思躺在木桌上让大家看,毕竟还有一个大男人杵在那里。黛琦丝笑道:“别不好意思,要不每个人都拿给无忌和大家观摩观摩,轮流来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