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极品家丁外传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2

帖子

9

金币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18-12-17 02: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玉德仙坊1午时,一片宫阙中不停的有年轻貌美的侍女进进出出,此地乃是大华皇宫。


  大华元帅林三此刻正在养德殿与一众心腹大臣开会。


  「大华现在和突厥结盟,一切都在顺利进行,财政这块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就是缺人,没有心腹可靠之人来落实一些具体事务,寻常人等毕竟不放心。


  」现任户部尚书洛敏说道。


  「人才我大华不缺,缺的是忠心可靠之人,拉拢人才无非四样东西:权利,财富,女人,生命。


  」林三道「正好,我这里有一个提议与各位商量一下,我准备在原玉德仙坊里弄十六座花楼,每座花楼安排一位仙子。


  此处可作为我等休闲娱乐之处,也可作为拉拢人才之所。


  」大家都是男人,一听林三此处安排,当然明白其中之意,纷纷喜上眉梢,那个男人不好色。


  「林帅提议甚好,只是这十六处仙子却不知从何而来,寻常女子怕是起不到效果。


  」大学士徐渭说道。


  「此十六位仙子当然不会是寻常女子,现在我先卖个关子,等到时各位便知。


  」林三道「我还将准备铜,银,金,玉四牌,持铜牌者每月可进玉德仙坊一日,银牌者三日,金牌者七日。


  而且持金牌者每月可带无牌者三人进入玉德仙坊一次。


  」「大帅,那玉牌呢?」此时高酋说道。


  「哈哈,玉牌,玉牌是最高等级的,当然会不一样,不过现在暂时不说。


  」林三道。


  「我在此先给你们把牌子定好,除徐渭,李泰,洛敏三人金牌外,其余尔等皆是银牌,号牌等级可以提升,这就要看你们所为大华做的贡献了,好了,徐学士留下,其他人先回去吧,玉德仙坊重建一事就交给洛尚书负责了。


  」众人离开后,徐渭问道「大帅,不知留我何事?」「以下我所说的你现在要保密,玉德仙坊十六位仙子就是我那些妻子。


  」林三说道。


  徐渭听后先是一蒙,随后眼冒精光,他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是精力相当旺盛,苏卿怜苏大家虽然才四十多,但是总干总是会腻,这时一听林三所说,立马想到林三各个妻妾的风骚模样。


  「我已经和她们都说好了,等会你去挨个拜访,给她们每人用我教你的素描之法加之彩绘,画一本相册,相册的具体要求我已经和洛凝说过了,你先去找她,把她的画好,其他的你就知道了。


  」徐渭领命后匆匆离去。


  时间匆匆过去了四个多月,玉德仙坊已经重建完毕,十六位仙子也已经入住一个多月了,外人只知道此处多王公大臣来游玩,但具体是做什么的却是不知道,门外有禁军把手,岗哨层迭,外人根本无法入内。


  今日乃四年一次的科举放榜之日,这一科的一甲前三竟然都是林三的熟人,状元候跃白,自被林三打击后开始发奋读书,这一科居然拿到了状元。


  榜眼洛远,乃是林三小舅子,表少爷郭无常居然也得中探花。


  当晚,在皇宫大殿,皇帝赵铮,皇太后肖青璇和林三及众大臣为新科学子举行晚宴,候跃白因为是状元,所以坐的离皇帝和皇太后很近,他一晚上总感觉肖青璇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但是具体哪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晚宴进行了一半后,皇太后肖青璇就先退场了,只留下五岁的皇帝赵铮和林三陪各位学子。


  晚宴结束后,候跃白与洛远,郭无常结伴想出皇宫,此时,「状元郎,大帅在等你们三位,请与我来。


  」高酋迎面走了过来说。


  三人随高酋来到林三处,「三位乃是我大华今科一甲前三,大家都是熟人,本帅也就不啰嗦了,高酋给他们。


  」林三说。


  此时之间高酋拿出三个锦盒,分别给了他们,候跃白打开一看,只见一个银质号牌上写之间高酋拿出三个锦盒,分别给了他们,候跃白打开一看,只见一个银质号牌上写玉德仙坊,背面却是他候跃白三个字。


  而洛远和郭无常的则是铜制的。


  候跃白看着洛远和郭无常看到号牌后兴奋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肯定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高大哥,你领他们三个去吧。


  今晚你也可在内园住一夜,呵呵,记得明天早上不要起不来。


  」林三说,「多谢大帅,哈哈,走走,快走。


  」高酋听林三说允许他内园住一夜,当时就兴奋的找不找北了,急忙催促三人快走。


  原来林三重建玉德仙坊建十六座花楼,还分有内外圆之分,内园的花楼所住女子当然会有很大不同。


  候跃白三人被高酋带到玉德仙坊,拿着号牌一路通过岗哨进入坊内,进出坊内后,完全是两个世界,里面各种花卉争相斗艳,亭台楼宇层迭,宛若仙境。


  高酋带着三人来到一座高楼,进入后候跃白发现一女子坐在厅中。


  候跃白一看,竟是徐渭之妻,苏卿怜苏大家,正要上前见礼,之间苏大家已经起身走向他们。


  苏卿怜虽然已经四十六岁,但是保养甚好,今天穿的又比较清凉,薄纱护胸丝质长裙,不知是否故意而为,护胸只在乳房上搭了一点,感觉一扯就能扯掉,双乳间沟壑很深,看的三位新科举子眼睛都直了。


  「来的是三位今科一甲吧,洛榜眼,郭探花是熟人,候状元倒是少见了啊。


  」苏卿怜笑着说道。


  「不敢不敢,苏大家过誉了。


  」候跃白连忙说道。


  「苏大家,三人我已带到,林帅允我今日可在内园住一夜,不知哪位现在在啊?」高酋急吼吼的说道。


  「呵呵,看你急的,林三昨日就已经吩咐了,罂粟仙子今日没有外出,正在罂粟楼等着你呢。


  」苏卿怜笑着说。


  「小兰,将高将军带去内园罂粟楼。


  」「高将军,请随我来。


  」「哈哈,好好。


  」高酋急吼吼的就跟着叫小兰的婢女走了。


  完全没有顾得上候跃白三人。


  「郭探花,你的心意我知道,茉莉仙子已经在闺房等候多时了,小环,还不将你家表少爷带去茉莉楼。


  」苏卿怜说道。


  「表少爷,请跟我走吧。


  」名叫小环的女子说道。


  「洛榜眼,今日真的不凑巧了,紫荆仙子今日正好月事第三天,还不能陪侍,要不老身帮你安排一个?」苏卿怜说道候跃白看到洛远明显神色遗憾道。


  「那就麻烦苏大家为我安排一个吧。


  」「呵呵,洛榜眼不用遗憾,以后的日子长着呢,你有铜牌,下个月就可以来找紫荆仙子啊!山茶仙子昨日才从苗疆回来,今日楼内正空,洛榜眼可去那边尝试一下苗疆风情,呵呵,紫桐,还不快将洛榜眼带去你家花楼。


  」苏卿怜道。


  「洛榜眼,请随我来。


  」话到此时,候跃白要是在不知道这里是个何处所在,那真是蠢到家了,这里明显就是一处眠花宿柳之所。


  「状元郎等急了吧。


  你持有银牌,桉例是不能进入内园的,但是你是今科一甲头名状元,但是林元帅规定了,从这一科起,以后每科状元登科之日,都要于玉德仙坊内园牡丹楼住一夜,你有福气喽,呵呵。


  秀荷,还不快将状元郎领回牡丹楼。


  」苏卿怜说道。


  「状元郎请!」候跃白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名叫秀荷的婢女不正是皇太后肖青璇的侍女吗?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候跃白顿时不敢再往下想,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激动。


  跟着秀荷走过一些亭台楼阁,候跃白发现这里每一处景致不错的地方都会有一栋小着秀荷走过一些亭台楼阁,候跃白发现这里每一处景致不错的地方都会有一栋小楼,楼内有的点着烛光,有的却没有光亮,而且一路走来岗哨也非常多,而且都是女卫在站岗。


  终于在过了一处竹林后,来到了一处所在,此处有五栋小楼,四座不同风格的小楼如众星拱月般围绕中间一栋小楼而建,秀荷径自带他来到了中间那栋小楼。


  走进院落,此处种满了牡丹花,美不胜收。


  「状元郎,请随我来。


  」秀荷指引到。


  候跃白随着秀荷来到了楼后一处温泉所在,「状元郎,女婢先伺候您沐浴!」秀荷道。


  候跃白也不是个欢场小白,既来之则安之,任由秀荷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走进温泉里开始泡了起来。


  他看到秀荷脱下他内裤看到他胯下之物后露出的惊讶神色,相当的自豪,他的胯下之物比寻常人要大三分,而且龟头奇大,勃起后有将近17厘米,龟头有鹅蛋大小。


  「状元郎稍等,女婢去给你那些澹酒和水果。


  」秀荷说完便离开了。


  候跃白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到底是不是真的,只能耐心等待。


  没多久,秀荷便端着酒水水果而来,手上还拿着一个锦盒。


  「状元郎,酒水为您弄好了,您可以先泡一会休息一下,锦盒内之物是给您看的,奴婢先下去了。


  」秀荷说完便离开了。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1f7b7666767d7e7165776a5f78727e7673317c7072"><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600409190902010e1a081520070d01090c4e030f0d">[email protected]</span></a>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ibǎ<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bad4c0d2cffaddd7dbd3d694d9d5d7"><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422c382a3702252f232b2e6c212d2f">[email protected]</span></a>候跃白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很澹,但是味道很好,正好可以解乏,然后好奇的打开凋刻着一朵牡丹花的锦盒,里面放着一本书册,上面写着牡丹仙子四个字,一看落款竟然是徐渭徐大学士。


  候跃白拿起书册,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仔细一看,不是当朝皇太后肖青璇又是那个?此时肖青璇端坐在凤椅上,嘴角含笑,高贵大方。


  在翻开第二页,候跃白眼睛直接直了,此图上的肖青璇穿的一套情趣内衣,因为萧家内衣销售,情趣内衣已经风靡了整个大华,肖青璇此套情趣内衣是黑色薄纱长裙,因为徐渭用了素描手法加入彩绘上色,所以人物惟妙惟肖,候跃白竟然都从纱裙里看到了肖青璇丰满的乳房上那一点嫣红。


  在翻开下一页,候跃白下体顿时竖了起来,之间肖青璇躺在一张床上,两腿分的大开,一手正在指点自己蜜穴之处,仔细看去,候跃白竟发现肖青璇竟然是美妙的蝴蝶逼,两片小阴唇非常均匀的铺开在阴户两边,似乎在召唤你探索内里其中的秘密。


  在翻开下一页,当头写到牡丹仙子简介,姓名:肖青璇,年龄:二十七,身高174cm,三围:36d-26-38,腿长110cm,敏感地带乳头,花心,阴蒂,喜爱性交姿势:女上式,蜜穴属于标准的蝴蝶逼,更是十大名穴排名第四的四季玉涡。


  阴毛柔软顺滑,可刚交,吞精,但需自愿为之。


  已育,第一胎为双胞胎。


  候跃白越看越激动,真的是,真的是当今皇太后肖青璇,竟然还是十大名穴之一的四季玉涡,此名穴候跃白有所听过,其阴门较宽,但进入内部后,却又变得窄小,全体的形状彷佛水中旋涡,又好似田螺。


  当门户被敲开之后,阴门便会紧紧关起,将阴茎死命夹住,使得男人的命根子有如吹气的气球般膨胀,被卡紧在阴门关口,除非阴门自动松开,否则男性是没有办法拔出的,只有向玉娇娘告饶,亦称为「田螺」。


  「本宫来迟了,让状元郎久等了。


  」候跃白正陶醉在书册之中,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急忙抬头看去,只是这一看就再也挪不跃白正陶醉在书册之中,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急忙抬头看去,只是这一看就再也挪不开眼睛了,只见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正亭亭玉立的站在自己对面,不是皇太后肖青璇又是那个?只见肖青璇此时披着一件红色透明纱衣,内里也是一套红色胸罩和内裤,脚下穿着一双红色高跟凉鞋,整个人显色热情如火。


  肖青璇看到候跃白看到自己后眼神都不动了,顿时心里万分自豪,虽然已为人母,但是肖青璇因为练舞的缘故,身材恢复的相当好,乳房依旧高耸,小腹平坦,就是乳头因为坚持自己哺乳的原因,失去了原先的嫩粉色,变成了现在的澹褐色,但是却更显性感。


  看到候跃白傻傻的样子,肖青璇轻轻咳嗽了一声,顿时将候跃白拉回了现实。


  候跃白顿时紧张起来,因为对面之人乃是当今皇太后,习惯性的要起身行礼,才站到一半,突然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穿,有赶忙坐了下去,表情显得有点尴尬。


  肖青璇捂嘴轻轻一笑,便脱去高跟鞋,解开自己的纱衣,当纱衣退去后,候跃白发现肖青璇里面的胸罩竟然是露乳的,两颗乳头像葡萄挂在两个洁白的玉碗之上,肖青璇还故意转了个身,让候跃白看到自己穿的内裤也是丁字裤,性感到了极点,候跃白的阴茎早就坚硬如铁了。


  肖青璇慢慢走到候跃白身边坐下,看到他还是傻愣愣的看着自己,顿时又笑了起来,玉指轻轻点了一下候跃白的额头说道「我的状元郎,不要发傻了,这可不像今科一甲头名的样子哦。


  」说完又轻声笑了起来。


  候跃白虽然前面已经猜出到了结果,但是真的发生在眼前却是又有点不知所                          措,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太后,这个,这个到底怎么回事?」「不用喊我太后,喊我青璇就好,进了玉德仙坊,里面只有两种人,男人和女人,在这里面,没有太后,也没有上人下人之分。


  呵呵,状元郎可能还不清楚玉德仙坊里面的事情吧,那本宫就和状元郎好好说说。


  」肖青璇道。


  此时候跃白就像一个认真的听众,听肖青璇娓娓道来「玉德仙坊有十六位仙子,分别居住在内园和外园,外园的分别是:紫荆仙子洛凝,山茶仙子依莲,茉莉仙子萧玉若,兰花仙子萧玉霜,玉兰仙子郭君怡(萧夫人),丁香仙子董巧巧,迎春仙子徐芷晴,紫罗兰仙子夏雨寒(高丽国师),桂花仙子徐长今,桃花仙子李香君和荷花仙子陶婉盈。


  内园有五位仙子,我这栋楼在中间,后面是我师傅水仙仙子宁雨昔,前面是我师叔罂粟仙子安碧如,左边是我妹妹玫瑰仙子秦仙儿,右边是原突厥金刀可汗芙蓉仙子月牙儿玉伽。


  」肖青璇说的口渴,拿起候跃白的杯子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来玉德仙坊需有号牌,号牌分铜,银,金,玉四种,每种功能不同,铜牌一月可来一次,银牌一月可来三次,但是都不能进内园,金牌一月可来七次,可以进内园,而且金牌持有者每个月可带三人无牌者进入,但无牌者只限外园活动。


  」「那玉牌呢?」候跃白问道。


  「呵呵,玉牌?玉牌作为最高等级的号牌当然有特殊用处,你是今科状元,以后只要好好为大华效力,应该是有机会获得玉牌,先和你说说也无妨,玉牌持有者可以在内外园任选一位仙子包括我在内,在其排卵期共处三日,使其受孕,如果仙子怀孕则玉牌收回,如未受孕,则下个月排卵期在继续,直到受孕为止,仙子未其诞下麟儿,由男方抚养,我的状元郎,你听懂了吗?」肖青璇笑着说道。


  候跃白听得是热血澎湃,这些简直是太美妙了,竟然有机会让当今皇帝生母,当朝皇太后为自己生孩子,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刺激更让人兴奋吗?肖青璇看到候跃白听的眼冒红光,就知道他想些什么,说道「状元郎,想要拿玉牌,就得为大华做出巨大贡献,听说这次胡不归,杜修远和李圣三位将军远征日本,林元帅答应他们,谁第一个将大华龙旗插上日本皇宫,就赐予谁一面玉牌,这个可是第一面玉牌,呵呵,我的状元郎,要加油哦!」「太后,不不,青璇,我一定努力,为大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候跃白发誓道。


  「不用你死,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所谓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今天是你的金榜题名时,今晚也是你的洞房花烛夜,本宫今日晚宴还未单独敬你一杯酒,现在本宫敬你。


  」肖青璇说着拿起候跃白的杯子喝下了酒,然后将红唇伸向了候跃白,候跃白也是欢场老手,当然知道其意,赶忙稳住了肖青璇的红唇,酒水渡了过去,肖青璇又将自己的香舌伸了过去,两个人好一番舌吻,候跃白此时的手已经抓住了肖青璇的双乳,不停的揉搓,时不时用指头还挑逗一下乳头,玩的不亦乐乎,而肖青璇此时也是抓住了候跃白的阴茎,刚一抓住顿时吓了一跳,这家伙真大,肖青璇这段时间也算是阅男无数,候跃白的家伙完全可以排在前列。


  此时的肖青璇跨坐在候跃白身上与其热吻,候跃白早已剑拔弩张,恨不能马上提枪上马,而肖青璇却不遂他愿,不停扭着屁股躲闪候跃白的钢枪。


  当肖青璇发现候跃白眼冒红光后连忙结束热吻,站了起来说道「不要着急嘛,我的状元郎,本宫今晚全是你的。


  」说完示意候跃白坐到台上,自己则跪坐在候跃白双跨之间,双手握住候跃白的阴茎,开始慢慢套弄起来。


  「哦……青璇,好舒服……哦哦……」候跃白呻吟道。


  「舒服的还在后面呢,我的状元郎,」说完,肖青璇小嘴一张,含住了候跃白的大龟头在用香舌对大龟头反复的舔吸一阵后,肖青璇吐出鬼头,抬头媚笑着看着候跃白,说道。


  「我的状元郎,想在本宫嘴里射出来吗?本宫可以为你全部吃进去哦……」候跃白用行动回复了肖青璇,一手按住肖青璇的头让她的嘴巴对准自己的阴茎,肖青璇领会其意,小嘴大大张开,将阴茎轻轻含入,小香舌在大龟头上轻轻扫动,特别是每次滑过马眼那一瞬间,可以感觉到口中的阴茎随之一抖,肖青璇顿时玩心大起,来回挑逗着,感觉着候跃白的阴茎在自己口中反复颤抖。


  「哦……青璇,你真厉害,技术太棒了……哦哦」候跃白此时低头看着肖青璇,心中满足感无与伦比,在他胯下为他口交之人乃当今皇太后,皇帝生母,光是这个身份就让他刺激的无以加复。


  肖青璇听到赞美,越发的努力起来,她努力张开小嘴,深深的含入,慢慢的二分之一的棒身便没入嘴中,抵在喉头,接下来肖青璇深吸几口气,玉首缓缓左后摇摆,停下来的棒身在此动了起来,缓缓的深入其中,顿时,候跃白感觉到自己的龟头进入了一个狭窄温润的空间,美人的喉管肌肉紧紧挤压着棒身,那种被紧握的感觉让候跃白暗爽不已。


  慢慢的肖青璇竟然将候跃白17cm长的肉棒整根吞了进去,肖青璇不停缓缓摆弄玉首,小手也在候跃白的蛋蛋上轻轻抚摸,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候跃白快感连连,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让候跃白顿时精关不守,肖青璇此时也发现候跃白即将射精,但是她并没有吐出阴茎的意思,而是将玉首摇摆的更加快了一些,终于,随着候跃白一声闷吼,肖青璇感觉到一股股滚烫的液体喷射在了自己的口腔之中,因为是深喉,所以大部分精液都被肖青璇吞了下去,口中的一些,肖青璇抬起头来,媚眼含春的对着候跃白张开玉口,用舌头轻轻在嘴里挑弄着白色的精液,看到候跃白期待的眼神后,一口吞了下去。


  此时的候跃白浑身舒爽,瘫坐在温泉里享受着高潮后的感觉。


  而肖青璇则站起来,她的胸罩和内裤早已被候跃白撕坏,所以她现在身上未着片缕,这样反而让候跃白更好的欣赏她的完美的酮体,肖青璇走出温泉,就这样裸体往外走去。


  「青璇,你去哪?」候跃白以为肖青璇要离开。


  「洞房花烛夜,当然是去洞房啊我的状元郎,呵呵,你先休息会,秀荷等会会过来服侍你穿衣,我在洞房等你哦。


  」肖青璇媚笑着说完,扭着性感的屁股走了。


  候跃白休息了没有一会,秀荷便拿着一件睡袍而来,候跃白披着睡袍跟着秀荷来到三层小楼顶层,顶层没有房间,整个一个大厅铺着羊绒地毯,中间一张超大圆床,上面红纱下披,将整个床罩了起来,大厅内正对着的台上点着两只粗大红烛,正中一个大大的囍字,红烛将整个大厅照成了一种暧昧的红色,而圆床上则躺着一个不着寸缕的女子,此女子不是肖青璇又是谁。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65010c1c0c07040b1f0d10250208040c094b060a08"><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dbbfb2a2b2b9bab5a1b3ae9bbcb6bab2b7f5b8b4b6">[email protected]</span></a>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ibǎ<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ec82968499ac8b818d8580c28f8381"><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e18f9b8994a1868c80888dcf828e8c">[email protected]</span></a>此时肖青璇看到候跃白已到,看到他正对着自己看,于是躺在床上慢慢的分开自己的双腿,将迷人的阴户完全展示在候跃白眼前,一手还轻轻的拨弄自己两片小阴唇,笑着说道「我的状元郎,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本宫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就将自己作为礼物送给你了,呵呵,我的状元郎,还不赶紧过来收下你的礼物。


  」候跃白此时早已控制不住,脱下睡袍便爬上了床,慢慢爬到肖青璇两腿之间,此时他才白此时早已控制不住,脱下睡袍便爬上了床,慢慢爬到肖青璇两腿之间,此时他才有机会认真观赏起肖青璇的仙人洞,只见那雪白的蜜穴,上方摇摆着一抹黑色的绒毛,蜜穴的两边没有一丝毛发,两片小阴唇整齐的平铺在阴户两侧,中间的仙人洞口微微张开,竟有一丝丝的淫水在往外流,蜜穴里面一片粉嫩,就是两片小阴唇也是呈现澹澹的粉色,真没有想到肖青璇生育过后阴部还是如此粉嫩。


  洞口上方挺立着小巧可爱的阴蒂,候跃白看着阴蒂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轻轻一舔,「哦……」肖青璇娇呼一声,身体微微轻颤,洞中春水又溢出许些,候跃白看着眼前的光景,只感觉身下的阴茎坚硬似铁,一股膨胀的感觉冲刺着脑袋,候跃白灵巧的用舌头不住的刺激着肖青璇的蜜穴,蜜穴中春水潺潺,肖青璇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候跃白见时机成熟,撑起身体缓缓向上爬动,看到肖青璇的媚态后,便一口亲在了她的红唇上,伸出舌头顶开肖青璇的牙关,舌头紧紧的纠缠在肖青璇口中。


  许久以后,随着一股窒息感,两人渐渐分开,只是双唇却在两人之间拉起银丝,犹如情丝般牵引着两人,候跃白看着肖青璇的俏脸,满目柔情。


  候跃白慢慢往下亲去,到了那雪白挺立的双峰,候跃白没有在客气,重重的吸住雪白的乳肉,还带着轻微的舔咬,渐渐的移动到了峰顶那樱桃挂立的地方,用力的含住,使劲的吸了几口,彷佛要从中吸出甘甜的奶水。


  「哦……轻点,我的小冤家……哦」肖青璇轻轻打了一下候跃白的虎背,娇呼道。


  此时候跃白伸手轻轻一抹肖青璇的蜜穴,发现早已经淫水泛滥,知道时机成熟,轻轻的抚上身去,将龟头放在肖青璇的蜜穴外,来回摩擦了一会,最后对准仙人洞口,慢慢将龟头送了进去,候跃白的龟头很大,肖青璇虽然淫水横流,但是一下进去确实很困难,候跃白并不着急,一点点慢慢移动。


  肖青璇随着候跃白龟头的深入,眉头开始慢慢皱紧,感觉的候跃白进入的缓慢,体会到他的爱意,心里一阵感动,此时更是将双腿尽可能的分开,同时屁股微微抬起来配合情郎的进入,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候跃白的龟头完全插进了肖青璇的蜜穴,候跃白本以为这下可以长驱直入了,那只十大名穴排名第四的四季玉涡名不虚传,玉门候跃白就觉得小了,内里更加狭窄,候跃白值得在慢慢探入,两人一边热吻一边让彼此的身体完全融合。


  终于,候跃白的阴茎完全插入了进去,而肖青璇通过这么长时间的磨合,也慢慢适应了候跃白的尺寸,开始主动的轻轻抬臀配合。


  候跃白借助肖青璇蜜穴里淫水的辅助,抽插起来完全不费力,而且名穴就是名穴,候跃白感觉着阴茎传来的肖青璇肉洞内侧肉壁的挤压感和蠕动感,舒服的只吸冷气。


  「啪啪啪啪啪……」「嗯……呜呜呜……哦……小冤家……你干死我了,都顶到本宫心里去了……「随着候跃白的抽动,肖青璇也是不住的浪叫。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后,候跃白感觉这样抽插比较单调,于是伏到肖青璇耳边轻声说,「青璇,小骚货,咱们换个姿势吧。


  」肖青璇此时已经给插的六神无主,只知道配合情郎,候跃白慢慢抽出阴茎,顿时一阵空虚感袭击了肖青璇,她现在只想让候跃白的阴茎再一次进入自己,于是便翻过身,跪爬在床头,双手扶着床架,将玉臀对着候跃白,标准的母狗式。


  候跃白见肖青璇自己摆好了姿势,于是再不耽误,提枪便上,两人又一次结合在了一起,候跃白双手扶着肖青璇柔嫩的腰肢,打桩机似的不停抽插。


  「哦……嗯……小冤家,你太厉害了……本宫受不了了,哦……「随着肖青璇一声接着一声的浪叫,候跃白知道她已经来了好几次高潮了,此时他也是有点精关不守。


  于是将肖青璇放平后,两人又变成了正常的体位,渐渐的,候跃白感觉自己腰部一阵阵的酥麻,知道这是要喷射的感觉,「哦……哦……青璇,你的蜜穴太棒了,我快受不了了,我可以射在里面吗?」「嗯……嗯……小冤家,你射吧,都射给我,罂粟仙子已经给我们都种了避孕蛊,不会怀孕的,全都射给我……哦」肖青璇此时配合着候跃白不断抬臀,两条玉腿更是高高抬起轻轻夹住候跃白的虎腰。


  肖青璇的高潮又一次来临,那浪叫声根本压抑不住,一口咬在候跃白的肩膀上,而候跃白则低吼一声,用力的重重将阴茎插在肖青璇的花心处,松开精关,瞬间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在了肖青璇早已打开的花心中。


  骤雨初歇,候跃白瘫软的躺在肖青璇的身上,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一起感受着高潮后的余韵……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候跃白因为佳人在侧,抚摸着肖青璇细腻的皮肤,很快下体又有了个人休息了一会,候跃白因为佳人在侧,抚摸着肖青璇细腻的皮肤,很快下体又有了反应,正要翻身再次上马,肖青璇却阻止了他,说道「小冤家,时间还多的是呢?我一个晚上都是你的,不要着急啊!我陪你出去走走吧,正好可以给你介绍下玉德仙坊的格局。


  」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等她再次回来,已经披了一件红纱,腰间直接用丝带系住,内里胸罩和内裤都没穿,然后伺候候跃白穿好睡袍,便牵着他的手走出了自己的牡丹楼。


  玉德仙坊内四季如春,所以两人虽然穿的不多,                          但是一点都不觉得冷,出门后,候跃白习惯性的左右一看,发现右边的小楼漆黑一片,肖青璇看到他的表情主动解释道「芙蓉仙子月牙儿回突厥处理一些事物去了,估计近期就会回来。


  」说完便牵着他的手沿着左边的道路慢慢走着,突然一阵阵隐隐约约的浪叫声从前面的小楼传来,候跃白听到后问道「这是?」「呵呵,还不是我那发骚的师叔罂粟仙子,今天晚上应该是高将军陪你们来的吧?昨天就听她说了今天一定要和高将军大战三百回合。


  呵呵」肖青璇笑着说道。


  「我师傅水仙仙子宁雨昔最近不在,师叔有点找不到比拼对手了,呵呵」候跃白听完也是会心一笑,当走到左边那栋小楼的时候,候跃白发现小楼院外的玫瑰花石凋上面系着一根红丝带,每栋小楼院门口都有一座石凋,按照仙子所属花朵凋刻,由于不解,问道「这座石刻为何系着红丝带?」「哦,这个是我妹妹霓裳公主玫瑰仙子秦仙儿的玫瑰楼,她今天来月事了,坊中仙子但凡来月事了就要在门口石刻上系上红丝带,让来人知道,下次记得哦,有红丝带的不要往里面闯哦,闯进去也没有用,呵呵。


  我们每个月月事的时间都会提前算好大概时间告知苏大家,其实你们来之前先询问下苏大家比较好。


  」候跃白听后暗暗记下,原来里面还有这些门道啊。


  沿着小路慢慢走着,两人一边欣赏风景肖青璇一边给候跃白介绍着,「内外园的女卫其实你们都可以交欢,她们原来都是玉德仙坊的弟子,后来玉德仙坊毁了,我就把她们编成了我的女卫,你们持牌者如果有时候想换换口味,也可以找她们,而且她们都没有种避孕蛊,也就是说很可能会怀孕,她们如果和持牌者者发生了关系,则会在右臂系上一个红丝带,在后面的一个月中不会再和持牌者发生关系,持牌者也不可以找右臂有红丝带的女卫发生关系,一个月后如果月事到来,则说明没有受孕,则去掉红丝带一切照旧,如果月事没来受孕,女卫则会找到当时的持牌者,持牌者需纳她为妾,玉德仙坊也会给她一份嫁妆。


  」肖青璇慢慢的解释道。


  候跃白听后,发现这个玉德仙坊真的是男人的天堂,那些女卫虽然不如仙子漂亮,但是穿着简单的皮装,各个身材健美,有种不一样的风情。


  有机会一定要尝尝,候跃白想到。


  此时两人路过了一栋小楼,候跃白一看门口石凋,是一朵荷花,荷花仙子陶婉盈,候跃白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肖青璇看到后笑着说「荷花仙子当年和你的关系可是很不错哦,听说当年为了你还和我夫君林三闹的不痛快,呵呵。


  」「那时候年轻,不懂事,青璇你就不要笑话我了」候跃白说道。


  「你持银牌,外园每月可以来三次,以后有的是机会和荷花仙子交流,今天你是我的,走吧,我们回去吧,我的状元郎」说完便拉着候跃白的手往回走。


  两人回到牡丹楼,肖青璇安排秀荷带候跃白去温泉,只叫候跃白在温泉等她,自己却急急忙忙跑上了小楼,弄得候跃白稀里煳涂,问秀荷,秀荷只是笑而不语,还说牡丹仙子真的很喜欢状元郎,越弄候跃白越煳涂,在温泉里泡了没多久,候跃白就看到肖青璇一丝不挂的走了过来,36d的乳房随着走路而不住抖动,性感至极,此时肖青璇俏脸微红呼吸急促,候跃白明显看出这个是发情的症状,怎么会这样?肖青璇下到温泉后,直接来到候跃白身前,然后跨坐在候跃白身上,肖青璇媚眼含春的对候跃白说「我的状元郎,今天晚上本宫的嘴巴和蜜穴都已经被你攻破了,本宫身上还有一处妙处你想不想去攻破啊?」候跃白一听就知道肖青璇说的是哪里,刚交,哈哈,当然想,连连点头,而肖青璇则是白一听就知道肖青璇说的是哪里,刚交,哈哈,当然想,连连点头,而肖青璇则是一手抓着候跃白早已挺立的阴茎,慢慢俯身自己对准自己的肛门,玉臀缓缓摆动,候跃白知道自己的龟头比较大,怕伤到肖青璇,所以不敢动,只让肖青璇自己作为,慢慢的,候跃白感觉自己的龟头进入了一个狭窄的甬道,这种感觉和蜜穴完全不同,而此时的肖青璇早已经是娇喘连连,终于,在肖青璇自己的努力下,候跃白的阴茎完全被她吞入,此时的她也是浑身无力的坐在候跃白两腿之上,她趴在候跃白肩膀上轻轻说道。


  「刚刚出门前我用了一颗罂粟仙子为姐妹们专门制作的蛊,因为有些姐妹开始并不喜欢刚交,但是女人身上就这几个迷人的地方,少一个就会少很多乐趣,所以罂粟仙子制作了这种蛊,这种蛊放入肛门内后,需要半个时辰才能起效,所以刚才我拉着你在外面逛了一圈,这种蛊的独特之处就是可以清洁肛门内部的同时,刺激女性,让女人很想赶紧交合,而解的药就是男人的精液,这种蛊会让女性肛门内产生变化,大大刺激男人。


  」候跃白听后细细一感觉,真是,自己整个阴茎像进入了一个制热的腔道,酸酸麻麻,异常舒服。


  「这种蛊会让男人很快射精,但是一点都不影响男人的快感,男人射精的同时女人也会达到高潮,而且只要射入肛门内的精液不排除,还不算解蛊,这样就可以多次刚交。


  」肖青璇说完便自己主动动了起来。


  候跃白一边体会着阴茎酥麻的感觉,一边看着眼前的美人在自己身上丰乳乱颤的耸动,刺激到了极点,果不其然,一刻钟时间就感觉精关,双手用力抓住肖青璇的乳房,一声闷吼,一股股的浓精便喷入肖青璇的肛门内,而此时肖青璇也达到了高潮,不断的大声浪叫。


  两人高潮后,肖青璇静静的趴在候跃白的肩膀上,微微的喘着气,刚才她也是累坏了,此时候跃白的阴茎还留在她的体内,休息了一会,肖青璇从候跃白身上站了起来,然后小腹微微一用力,候跃白清楚的看到一道乳白色的液体从肖青璇体内排出,随着温泉飘走,那是他刚刚射进肖青璇肛门内的精液。


  「小冤家,走吧,陪本宫去入寝吧,本宫明天还要早朝,你可以待到中午在离开。


  」肖青璇说道。


  第二天日上三竿,候跃白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身边美人已经无踪,知道她出了玉德仙坊又变回了那个高贵无比的大华皇太后。


  但是心里却一点也不失落,现在自己是银牌,自己努力点很快便会升到金牌,到时候有大把时间和那个既高贵又风骚的皇太后交流人生理想。


  在秀荷伺候完自己沐浴更衣后,便由秀荷带着离开了内园,在外园中碰到了洛远和郭无常。


  「状元郎,怎么样,内园哪位仙子招待的你啊?」郭无常问道。


  「呵呵,不可说,不可说。


  」候跃白打起来哑谜。


  「呦呵,还牛起来了,不就是牡丹仙子吗?早晚有一天我也要拿到金牌,到时候好好尝尝牡丹的滋味。


  」洛远因为是林三的小舅子,所以肯定有小道消息。


  在郭无常的追问下,洛远偷偷在他耳边说了什么,郭无常一下子眼睛发光大喊着我也要升金牌早晚。


  三人来到前厅,苏大家已经在等候,一看三人出来,迎上来到「三人新科举人昨夜可否舒心?呵呵」三人毕竟还是面皮毕竟紧,就是呵呵直笑,苏大家也不点破,只是取来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三颗黄色药丸,说道「三位既然已是玉德仙坊的持牌人了,这离心蛊就要吃下去了,此蛊平时没有任何作用,但是一旦你们反叛大华,制蛊人就会催发此蛊,让你们毒发身亡。


  」三人本就没有想过要背叛大华,有玉德仙坊这处妙地,只想着怎么能尽快升级自己的号牌,所以都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吃了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