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淫落公主(一)

[复制链接]

3

主题

8

帖子

22

金币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18-12-25 16: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一)幽暗的地牢深处。唯一的入口被一扇厚实的铁门紧紧锁住,坑洼不平的通道从这里延伸到黑暗的尽头。粗糙的铁制栅栏生满黄锈,把通道两旁围成了几间宽大的囚室。
  
  
  这里是阿特拉斯首都拜伦的重狱最底层,罪大恶极的犯人被抓住后,一般都送来暂时关押在这里等待处决,因此地牢的防范非常森严,密密麻麻的禁制一重接一重。到了最底层的犯人们,一般都会绝望的放弃了越狱的想法,所以铁门和栅栏敷衍的意义远大于实际效果。
  
  
  此时地牢的犯人并不多,其他的囚室都是空荡荡的,只有最后一间囚室里关押着十余个人。
  
  
  监狱对于死囚显然不会有什么较好的待遇,仅仅勉强保持他们在处决前不会死掉而已。室内连干草也没有铺上,冰冷的地面满是干固的粪便和精液的痕迹。
  
  
  衣襟褴褛的囚犯们或躺或坐,呆滞的眼神麻木的望着毫无表情的对方。随着粗重的呼>吸>声,浑臭污浊的空气带着股霉味在体内进出,慢慢扩散到压抑的囚室里。
  
  
  咣当一声,沉重的铁门被缓缓打开,明亮的光线照进了地牢。脚步声响起在通道里,一个苗条的身影手执火把走了过来。借着亮光看去,进来的居然是一个容颜绝美的少女。上身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低胸紧身短裙,修长挺直的双腿套着黑色的高根长靴;身躯完美的曲线动人的起伏,骄傲高耸的双峰随着脚步一颤一颤。少女走到栅栏面前,打量着这群待死的囚徒;手中的火把旺盛的燃烧着,照亮了他们诧异的面容。
  
  
  “看起来还不错。”少女轻声的自言自语,随手将火把插在壁上,拿出钥匙打开栅栏的门,走进了囚室。这举动顿时让犯人们纷纷站了起来,惊讶的望着少女,窃窃私语声响了起来。
  
  
  “看,是个小妞!”
  
  
  “怎么监狱里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娘们?”
  
  
  “鬼知道…”
  
  
  “你们这群肮脏的死囚都给我听好了!站在你们面前的是王国的三公主芙萝雅!”少女单手插腰,闪亮的双眼散发着凌厉的威势。看着囚犯们露出畏惧的目光,少女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话锋一转,语声变得轻柔起来,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听说,你们都是在德拉迪恩被抓获的强盗,身手好象都不错的样子。怎么样,有没有人愿意出来陪本公主玩玩?如果打赢了我,你们可能有机会活着从这里出去哦。”“这…这是在开玩笑吗?”
  
  
  “太扯了,怎么会有这种事…”
  
  
  犯人们呆呆的瞪着眼前的公主,一边小声的交头接耳,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真的。但看着芙萝雅的神色又不象是在开玩笑,一些人的心思开始活跃起来了:身为随时可能被处决的囚犯,缩头也难免一死;公主殿下似乎有着奇怪的爱好,如果真能上前打赢了她,至少还多了那么点渺茫的希望。
  
  
  怀着这样的想法,一个块头高大远胜其余人的壮汉走了出来,站到芙萝雅面前摆出了架势。看了看自己坛钵般大的拳头,相比之下,娇弱的芙萝雅仿佛风轻轻一吹就要倒了,更不用说自己的拳头砸在她身上会是什么样子。咽了口吐沫,那壮汉犹豫着问道:“公主殿下…您说的是真的吗?”“罗嗦!敢怀疑本公主的话,你到底上不上?”芙萝雅脸色一冷,弯月般的眉毛竖了起来。
  
  
  被芙萝雅一激,那壮汉咬了咬牙,跨上一步,挥拳对着她直击了过去。生怕真把公主给打伤了,半路上还兀自收回了一半的力量。饶是如此,壮汉手上的力气仍然不小,拳头夹带着风声,转眼就打到芙萝雅面前。
  
  
  芙萝雅轻轻一笑,左腿突然毫无征兆的抬起,快如闪电的在那壮汉小腿上踢了一脚,身体微微一侧,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壮汉一个踉跄往前一扑,顿时趴在了地上,捂着腿哀号了起来。
  
  
  “真没用!”轻蔑的看了地下的壮汉一眼,芙萝雅抬起头环视着惊疑不定的众人,伸出手指轻轻勾了勾“你们就只有这种地步吗?还是一起上好了!”这群囚犯都是打家劫舍已久的强盗,杀人放火是吃饭的本事,虽然水平不高,一点眼光总还是有的。芙萝雅动作敏捷,那一脚又快又准,狠狠的踢在了壮汉的脚踝关节处,显然在格斗术方面接受过指导,心里顿时颠覆了她那弱不禁风的形象;眼看那壮汉被踢得这么惨,不由得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几人互相望了望,一声呼哨,同时向芙萝雅扑了过去。
  
  
  芙萝雅神色一凝,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影飞快的晃动起来,象条滑溜的鱼一般在拥上来的囚犯中灵活的穿插进退。纤细的手指捏成拳头在空中飞舞,双腿也不时无影无踪的踢了出来,每一下都狠狠的打中囚犯们身体的要害。
  
  
  只听惨呼声纷纷响起,囚犯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不一会,最后一个被芙萝雅飞起一脚踢中胸腹之间处,那人扑通一声猛的跪下,脸色惨白,随即低着头拼命的呕吐起来。仅仅半分钟的时间,整个囚室再无一个站着的犯人。
  
  
  傲然立在室内环顾着四周,芙萝雅微微冷哼着摇了摇头:“还真是一群没用的垃圾废物呢,一个个都白长了这么大的块头和力气,这样打一点刺激都没有,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囚犯们挣扎着站了起来,不少人仍在龇牙咧嘴的小声呼痛。望着芙萝雅,犯人们脸上虽然满是畏惧害怕的神色,眼中却放出掩饰不住的怨毒的光芒。
  
  
  注视着众人的神色,芙萝雅忽然微微一笑,转身走到栅栏门外,从外壁上取下一付铁制的镣铐,先把左手铐上,接着双手扭到后背,只听咯嚓一声轻响,芙萝雅把自己的一双手紧紧铐在了身后,又缓步走了进来,站在囚室内的众人中间。
  
  
  “现在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我不用手,你们一起上吧,尽管来试试有没有可能打倒我。”看着芙萝雅自缚双手,众人的信心又增加了起来,连身上刚被狠揍的地方似乎都不那么痛了。几个囚犯蓦的冲上,对着芙萝雅猛扑了过去。面对迎面冲来的囚犯,芙萝雅腰身一扭,左脚撑地,修长的右腿高高抬起,带着一道淡淡的影子弹了出去,瞬间横扫过他们的咽喉。
  
  
  伴随着几声惨叫,扑过来的犯人狠狠的倒飞了回去;紧接着腰身一侧,扫了半圈的右腿猛的收了回来,如一道闪电般向旁边伸直绷了过去,右面正举拳冲来的囚犯被一脚踹中小腹,顿时踉跄后退着坐到了地上。芙萝雅出腿、横扫、斜踹、收回,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转眼间四个囚犯已经倒了下去爬不起来了。
  
  
  那最初被踢倒的壮汉一直站在芙萝雅的身后,目睹她仅用一条腿就干净利落的对付了这么多人,内心的震撼是不言而喻的。芙萝雅扭腰踢腿,举手投足间,诱人的身姿、完美的曲线在自己面前展露无遗,壮汉看着芙萝雅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了起来。
  
  
  壮汉向剩下的对面三个囚犯打了个眼色,同伙们会意的微微点了点头,突然大吼一声,一起朝芙萝雅扑了上去。芙萝雅冷冷一笑,右腿凌空飞出,瞬间在每个人的下吧上各踢了一脚;不等那三人仰面倒地,芙萝雅身体前倾,伸直的腿又迅捷无比的缩回,向背后无声无息偷袭过来的壮汉反勾了过去。
  
  
  偷袭的壮汉似乎早有准备,早早的往地下一扑,却正好躲过了芙萝雅反踢过来的一脚。壮汉趴倒在地上伸出双手,猛的抱住了她站着的小腿,只听一声惊呼,芙萝雅站立不住,顿时往前摔了下去。壮汉打蛇随棍上,伸出手一圈,把她两条腿都紧紧的勒住了。
  
  
  芙萝雅武艺虽然高超,可是双手早被拷住,只比力气的话,显然远远不是壮汉的对手。倒在地上的她身躯拼命扭动,欲挣脱出捆住的手臂,那壮汉仅仅屈起一只手臂抱住她的纤细的小腿,就已经绰绰有余的让芙萝雅挣扎不出来了。
  
  
  修长的双腿在手中剧烈挣扎,充满了动人的柔软触感,怀抱里肢体传来的温度让壮汉顿时欲火腾升,下面也硬了起来。
  
  
  “快放开我!”
  
  
  芙萝雅身躯不断扭动,紧身的短裙被掀了开来,窄小的白色内裤包不住浑圆的臀部,在壮汉眼前不断的晃动跳跃。看到这刺激的情景,壮汉再也忍耐不住,伸出手拉住短裙猛的一撕,衣襟破裂声响起,公主殿下的紧身短裙被扯成了碎片,白腻光滑的背脊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啊!你要干什么?快放手!”回过头望着壮汉,芙萝雅脸上露出了惊慌的神色,身体更剧烈的扭动起来“亵渎公主是不赦的死罪,你不怕处斩吗?”“嘿嘿,拿这个来吓唬老子,咱们这帮兄弟哪个不是犯了几条死罪的?加上你这一条又能怎么样?”那壮汉裂开嘴笑了起来,伸出手一把抓住芙萝雅的挺翘的臀部,大力的揉捏起来,一边招呼其他同伙:“奶奶的,居然会有个公主自己跑来送到我们手里,不玩白不玩,兄弟们今天可别错过了!”“说得对!咱们兄弟本来都在这里等死了,竟然能玩上个公主,这一回真是值了。大家一起上,把她操翻吧!”“哈哈”“呵呵”的淫笑声在囚室内响了起来,众人走到面前,在芙萝雅的尖叫声中,十几只手摸上她的身体各处,肆意蹂躏起来。
  
  
  “放开,放开我!你们这群肮脏的垃圾…”
  
  
  不理芙萝雅的高声喊叫,转眼间众人把她提了起来。双腿和肩膀被死死抓住,动弹不得,衣裙的碎缕被扯光,连内裤也被撕了下来;芙萝雅大声尖叫,眼中泛起晶莹的泪光,雪白的躯体赤裸的展现在众人的目光下,扭捏躲避着四处移动的手掌。这模样更激起了众人的兽欲,动作也越发激烈起来。
  
  
  “这小姑娘身上的肉可真水灵啊,比我以前干过的所有的女人加起来都要好!”“那是当然的了,这女人是公主嘛…啧啧,瞧这对奶子,捏起来手感多好,又白又软…”挣扎了半天,芙萝雅逐渐变得有气无力,低着头,轻轻的啜泣着。一只粗糙的手掌伸到了芙萝雅两腿之间,抚摩着粉红色的阴核,搓揉起来;阴核迅速充血肿大,凸现了出来。一阵阵快感不断的从下面扩散开,蔓延到全身每一个被玩弄的部位,芙萝雅闪烁着痛苦泪水的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嫣红,一丝粘稠的液体从大腿之间慢慢滑下。
  
  
  “哈,这小妞有够骚,这么快下面就湿了!”
  
  
  恶毒的话语让芙萝雅羞愧得脸色通红,她拼命的用力想要并拢羞耻的双腿,但被人抓得死紧,根本无法办到。
  
  
  “他妈的,老子忍不住了!”
  
  
  那壮汉一把扯下腰带,裤子落下,一根硕大的阳具昂然挺立,走到芙萝雅面前,手指稍一摸索,分开柔嫩的阴唇,对准里面狠狠的捅了进去。
  
  
  “啊!不要…”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芙萝雅张开嘴痛苦的大叫起来,两行泪珠从面颊滑过,滚滚而下。惨叫声让壮汉变得更加兴奋,双手握住芙萝雅纤细的腰肢,用力往前一挺,顿时深深的插入宫颈底端,随即开始了猛烈的抽插。
  
  
  芙萝雅浑身抖战着,壮汉每一次插入都重重的撞在宫颈狭窄的口部,顶得她身不由己的往上一震。细嫩的内壁被撑得鼓涨起来,紧紧的包裹着粗大的阳具,不留下一丝空间。随着每一次进出,阳具边粗糙的沟棱都挤拉着阴道里柔软繁杂的褶皱,把它们叠压到一起,随即又分扯开来。
  
  
  “你一个人享受太没义气了,奶奶的,要爽大家一起!”眼红壮汉的享受,一个同伙忿忿的脱下裤子,走到芙萝雅身后,用力掰开她结实的臀部,一挺身插了进去。
  
  
  “啊…”芙萝雅高亢的声音在地牢里响彻,硕大的龟头粗暴的塞进她窄小的屁眼,<img src="image/gangjpg">门被紧紧的扩张成一圈白线,不管里面还没有任何润滑,用力一挤,阳具整根没了进去。
  
  
  两根火热的阳具塞满了身体,在前后的洞穴进出,一次次粉碎着芙萝雅的理智。强烈的快感如放电般扩散全身,象巨大的海浪不断冲击着脑海,芙萝雅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嘴唇微张着,胸口急促的起伏不停,连带着挺翘的双乳也跟着一上一下颤动不已。前后的抽插越来越快,芙萝雅轻轻扭动着腰臀,不自觉的配合起来。
  
  
  “瞧,我说了吧,这公主就是个骚货,非要狠狠的干她才爽!”壮汉一把拽住芙萝雅的金色长发,将头拉到面前,裂开大嘴>吸>了上去,猛烈的>吸>砥着芙萝雅丰润的嘴唇,舌头粗暴的伸入,在口腔里肆意的卷动舔食;强烈的臭味传来,芙萝雅几乎晕了过去。后面的同伙也不甘寂寞,伸出手抓住芙萝雅的双乳,大力的挤压揉捏,柔软的乳房在手中剧烈的变形,乳尖散发着红晕,却在空气中迅速的变硬、坚挺起来。
  
  
  两人越抽越猛,隔着薄薄的一层内壁,清楚的感受到对方阳具的形状和运动,这强烈的刺激让在地牢里久旷的他们再也坚持不住,只听一声低吼,两人浑身一阵酸软,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奔涌着冲进子宫和肠道里,转眼又倾泻出来,激得芙萝雅全身颤抖,忍不住啊的呻吟一声。
  
  
  早已饥渴难耐的其他人再也按捺不住,立刻换人顶替,只不过这次上的是三个人了。众人把芙萝雅趴在地上,一上一下的两人把阳具塞进她的前后开始运动,站在芙萝雅面前的那人捏开她的嘴,肮脏不堪的阳具捅了进去,随即猛烈的抽插起来。
  
  
  阳具在体内轮番进出,持续的奸淫着芙萝雅的身体,淫糜的气氛在囚室里蔓延。芙萝雅火热的身躯被顶得浑身乱颤,脸上浮现出兴奋的操红,鼻息呼出畅快的空气,柔美的呻吟着,下体和肠道内残余的精液混合着淫水,随着阳具的抽动不断翻涌出来,泛出白色的泡沫,发出噗嗤的响声。
  
  
  三人很快忍耐不住,呻吟着射了出来;射在口腔里的那人特别量多,芙萝雅来不及一口吞下,白色的精液从嘴角溢了出来,顺着下吧缓缓滴到地下。立刻又是三人顶上,开始了新的一波。芙萝雅的脸上、身体沾满了精液,却似乎仍嫌不够,伸手到两旁,抓起两根正在等待的阳具上下套弄起来,摇拽的臀部前后扭动,欢畅的迎接着前后的夹攻。
  
  
  随着一拨拨的替换,不久每一个囚犯都干完了一次,芙萝雅斜坐在满是精液和污渍的地上,高操过后的脸上满是愉悦的神色,兀自意犹未尽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嘴唇周围的白色精液。
  
  
  “你们弄得人家好舒服,再来一次嘛。”
  
  
  轻柔销魂的话语立刻挑逗起众人的性欲,嘿嘿的笑声中,囚犯们又围了过来…“呵呵,你这小妞还真他妈够骚,不过,咱们就喜欢这样带劲的!”抓起芙萝雅的身体,新一轮的奸淫又重新开始。
  
  
  墙上的火把晃动着,发出明暗不定的光芒。囚室内,一具雪白迷人的身躯被团团围住,尽情的<img src="image/ru2jpg">动着,不断发出畅美的呻吟,在昏暗的地牢里回荡…清晨,阿特拉斯皇宫的后部,公主的寝室内,两名侍女走到华美的大床边,轻轻的呼唤起来。
  
  
  “芙萝雅殿下,您该起床了。”
  
  
  “啊…”睡了美美一觉的芙萝雅被唤醒,庸懒的打个哈欠,随即爬了起来“昨晚睡得还真舒服…”坐到梳妆台前,侍女们站在身旁,忙前忙后的开始梳洗。
  
  
  “笃笃”礼貌的敲门声轻轻响了起来。
  
  
  “进来!”
  
  
  一个高瘦男人走了进来,一身笔挺的近卫高级军官制服,方棱的脸上毫无笑容,透着一股沉毅的神色。
  
  
  示了示意,两名侍女立刻走了出去,随手关上门。芙萝雅拿着梳子,轻轻梳理着自己优美的金色长发,一边随口问道:“处理好了?”“是的,殿下,那些人已经处理掉了。”“恩,干得不错。等会你去看看,什么时候有机会再去一次。”“是,殿下。不过…”军官抬起头张了张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接着说道“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昨晚殿下进去以后,卑职一直担心您的安危,万一有什么意外,卑职可真是万死莫赎了。而且殿下瞒着陛下和王后他们这样做…”“行了行了…”芙萝雅摆摆手,打断了军官的话,转过头来微笑着说道:“格瑞特,知道你的忠心,但对我来说,就是因为危险所以才刺激啊。你已经劝过很多次,就不必再劝了,我自有分寸。”“是,殿下…”格瑞特欲言又止,低下了头,暗暗叹了口气。
  
  
  “对了,上次吩咐你去办的那件事要尽快,时间快要到了。”梳好了长发,芙萝雅转身站起,走到房间外的阳台上,双手撑着栏杆,迎着初升的旭日大口呼>吸>着早晨的新鲜空气,露出陶醉的笑容。
  
  
  “早晨的拜伦果然是最美的,可惜这样美丽的时刻不多唉…”米拉提亚大陆辽阔疆域的尽头,遥远的海外彼端,一个怪石嶙峋的海岛,此刻正狂风大作,波涛汹涌。岛上不时划过道道闪电,阵阵雷鸣轰然炸响,远远的扩散到天空中。
  
  
  岛中心是一片开阔的谷地,一个人影矗立其间,与另外并排的三个遥遥对峙。
  
  
  照亮天空的闪电如一把把巨大的利剑,挟雷霆之势划破长空,不断的朝他落下;那人影泛起淡淡的光罩,奋力的抵挡着,光罩蜿蜒流动,闪烁着彩虹般的光芒,赫然是九级防御魔法:虹光之球。
  
  
  对面三个黑袍之人不停的口中念诵,手指作势,引领着一个又一个的闪电劈下,每一次落到虹光之球的光罩上,那人影就浑身抖颤,显然抵抗得非常辛苦。
  
  
  挣扎中,那人蓦的发出一声大喝:“你们这些教廷的混蛋!我已经避到这么远的地方与世无争,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质问的话语中满是愤怒。
  
  
  “萨尔瓦多,你确实厉害,连受了一百多个天雷居然还撑得住!”站在右首的黑袍人冷冷的说道“你身为死灵法师,大量使用亡灵魔法荼毒生灵,其罪当诛!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们神殿法师团也会找上门来消灭你!”“!哪个法师不会几手亡灵魔法,这也能算理由?”萨尔瓦多脖子上青筋绽露,脸上的神色满是嘲讽“你们教廷妄想统治大陆,因此才拼命打击异端,扫除不归顺你们的人,这才是真正的想法吧?”“哼,无论是什么理由,萨尔瓦多,今天你别想再逃出去了。”左边的黑袍人伸手一举,一柄散发着乳白色耀眼光芒的长枪出现在空中,手一挥,长枪留下一道白色的光影,如离弦之箭一般,向萨尔瓦多射去。
  
  
  “阿吧恩,就凭你也想杀我?”
  
  
  天空中的闪电仍然持续落下,全力应付的萨尔瓦多对飞射而来的长枪看都不看,听凭枪尖扎入身体,转眼间穿身而过,在胸口留下一个巨大的窟窿;只一瞬间,伤口奇迹般收缩愈合,又变得完好如初。长枪穿刺而过造成的伤害、上面附着的强烈圣光看起来对他一点效果都没有。
  
  
  “这…这是神威!”同时>吸>了口冷气,放出长枪的黑袍人愣愣的望着萨尔瓦多的胸口,脸色发白。
  
  
  “的确是神威,想不到他魔力强到这个地步…”一直没出声,中间的黑袍人点了点头,一脸凝重之色,却悄悄的叹了口气。
  
  
  “不过,幸好是最初级的神威…难怪教皇陛下会在我们出发前传授了那个东西,他老人家真是有先见之明啊。”右首的黑袍人庆幸的说道。
  
  
  “现在看来,不用它不行了,那么…就用吧。”不等右首那人对教皇的英明多赞美几句,中间的黑袍人对左右示意开始动手。后两人伸出手掌放在黑袍人的背上,顿时,两股强大的魔力澎湃着涌入他的身体,黑袍人手指在空中划着复杂的符号,突然往前一指。
  
  
  “主说,不信他的,不会得到救赎!”
  
  
  随着肃穆的话语声,看似无声无息的一指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威力,只见漆黑的天空中泛起朵朵白云,迅速翻滚着涌到一起,以萨尔瓦多为中心,方圆几十米内的空间顿时扭曲了起来,里面的一切东西开始变得模糊和不确定。
  
  
  “主说,忤逆他的,必将堕入地狱!”
  
  
  黑袍人全身仿佛散发着圣洁的光辉,又是一指,只见萨尔瓦多痛苦的大叫一声,挣扎着无力的跪了下来,虹光之球的光芒消失了,身体开始急剧的老化,头发变得花白,本是健康光泽的脸上瞬间布满了大量皱纹。神威,消失得无影无踪。
  
  
  阵阵悦耳的圣歌声从空中洒下,越来越嘹亮,逐渐响彻整个海岛。
  
  
  “一切在主的慈爱笼罩之下,讨伐异教徒!”
  
  
  一声大喝,手指指向萨尔瓦多,只见一道炫目的白光从天空的云团中射了下来,照在萨尔瓦多的身上。被包围在望眼欲盲的白光中,萨尔瓦多的身躯猛烈的颤抖,随着光芒的增强,只听一声惨叫,巨大的爆炸传来,摇撼着整个海岛。轰隆声中山谷被炸得粉碎,漫天的烟尘腾空而起,大块的碎石土块飞上天空又四散落下。
  
  
  那三名黑袍人站在原地没有躲避,扑头盖脑砸过来的山壁石块全部被领域挡住,化成粉末留在了外面。死死的盯着远处的天空,后面两人突然脸色惨白,身体一软,坐到了地上“想不到萨尔瓦多这家伙这么强,三位一体的大预言术都能让他逃了!呼,我的魔力已经耗光了…”“没关系,萨尔瓦多现在只不过在苟延残喘而已,灵魂已经破碎,他坚持不了多久的。”为首的黑袍人轻轻回答,突然身影一晃,整个人一跃而起,如一颗流星望空飞去,眨眼消失在天际,留下一句话远远传来:“我现在去追萨尔瓦多,把他彻底解决掉。你们两人恢复后回塞普路耶报告,不用跟来了。”***  ***  阿特拉斯王国首都拜伦的王宫。
  
  
  芙萝雅正和泰克林陛下、米耶芙王后一起共进早餐。几名侍者站立一旁,不时走上前来,娴熟而优雅的给三人端茶倒水。
  
  
  泰克林陛下已经快六十岁了,一席便装,可看起来仍然精神矍铄。拿着刀叉往面包片上抹着起司,泰克林一边随口问道:“芙萝雅,听说你最近一直在学习格斗?”“是的,父亲,最近突然对这个感兴趣,所以练习的时间稍微多了点。”“感兴趣的话就罢了,不过我不赞成学太多,你是公主的身份,老是动刀动枪的难免让人笑话。”拿起面包咬了一口,泰克林又放了下来“真想要练些防身的东西,还不如去学魔法,反正宫廷里就有现成的魔法师…不过你好象不喜欢吧?”“是啊,练武术太容易受伤了,看你二哥以前练习剑术的时候,老是三天两头鼻青脸肿的回来,让人担心。”听到这句话,旁边的米耶芙王后也插嘴劝了句,一边拿了碟自己前面的水果沙拉递给芙萝雅。
  
  
  “不会的啦,你们放心好了,我会很注意的。”伸手接过沙拉,芙萝雅道了声谢,一边说道:“在纳姆佛得老师那里,政治和学习半年前就结束了,看着父亲这些年来的操劳,我一直想早早的成熟起来,象大哥、二哥一样为你们分忧呢。”“不错,咱们阿玛克尔家的孩子都有志气!”泰克林放下面包,微笑了起来“这些年来,你大哥在朝辅助政务,二哥在前线努力作战,都是功劳卓着。你虽然是女儿之身,有这个想法就是好的。嘿,可不能让周围王国的王室们给看扁了。”芙萝雅微笑着答应,正准备说话,一个侍卫走了进来,走到泰克林身边俯身说道:“陛下,希波主教大人来了,正在小厅里等候您的会见。”“这个家伙来了?”泰克林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柔和的目光转为凌厉,沉默了一会,又放松下来,抬起头吩咐:“…算了,告诉希波主教,我马上过去见他。格利姆,帮我准备更衣!”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连忙躬身答应,和侍卫一起走了出去。
  
  
  “真是扫兴…”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泰克林拿起手绢擦了擦嘴,一边站起身来,对米耶芙和芙萝雅说道:“你们继续在这里吃完吧,我先过去见一下客人。”米耶芙伸出手,轻轻的握着泰克林的掌心,目光里蕴含着担忧:“陛下,臣妾虽然不懂政治,可大家都知道教廷的实力今非昔比,请陛下尽量平心静气的处理,千万别象上次那样,和主教大人闹出那么大的风波。”拍了拍米耶芙的手心,泰克林泰然自若的微笑着回答道:“亲爱的,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处理的。”俯身吻了吻她的面颊,转身走了出去。
  
  
  “教廷?”泰克林一走,芙萝雅立刻转过头疑惑的问道“母亲,上次父王和主教闹了什么风波?我怎么都不知道的?”“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为了开辟新教区和献金的事吧,你父王发了很大的脾气,听说差点要当场赶走希波主教…”“哼,那个希波主教满身赘肉,一脸奸猾相,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人。”芙萝雅抿着牛奶,一边恨恨的说道“这几年我们阿特拉斯王国一直在负担着战争,赋税已经够重的了,教廷什么也不干,就只会伸手要钱,真是贪心不足!父王要赶走他,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对了!”“别乱说话,你一个女孩儿家懂什么?”米耶芙王后微皱着眉头,制止了芙萝雅的说话,看着她撅起的小嘴,叹了口气,语声转为轻柔“我的孩子,很多事情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的,你年纪还小,这些东西只学习了理论,离实际还差的远呢。等再大一点,慢慢开始参与政务,你就知道其中的复杂和曲折了。”“我已经不小了,今年都十七了。”芙萝雅一脸认真的神情,却让米耶芙王后微微的笑了起来。
  
  
  “是啊,我们的芙萝雅已经长大了,变漂亮了。”轻轻的拍拍芙萝雅白里透红的脸蛋,笑着的米耶芙王后突然想起一事:“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和二哥一起玩的吗,陛下刚下了诏书招你二哥回拜伦,你们俩很快就可以见面了哦。”“是吗?”芙萝雅兴奋得站了起来,清澈的双眼放出喜悦的光芒“真是开心啊,我和二哥已经四年没见,想不到他居然要回来了。”“开心归开心,可饭还是要吃完啊。”米耶芙王后笑吟吟的示意芙萝雅坐下,继续着未完的早餐。
  
  
  “唉,所以说还是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快乐,现在年纪大了,做什么事情都有很多规矩制约,麻烦死了。”芙萝雅端着杯茶,正坐在一张老旧的橡木椅上唉声叹气。隔着桌子,一名雪白头发的老人坐在她的对面,穿着宽松的灰色旧袍,面带微笑的倾听她的牢骚,却静静的一言不发。
  
  
  这里是占星塔塔顶的密室,周遭放满了书籍和各种器具,芙萝雅的老师纳姆佛得同时也是宫廷魔法师,因此王国为他在拜伦郊外修建了这座高耸的建筑,以供魔法试验和占卜之用。每次上课,芙萝雅都来到这里接受纳姆佛得的教导,久而久之,习惯了把老师当作倾吐思想的对象,两人的师生关系也越来越亲密。
  
  
  看着郁闷的芙萝雅,纳姆佛得满脸的皱纹舒展开来,微笑着问道:“那么,我的殿下,您是否对自己的身份感到厌恶了呢?”“那倒还不至于…”芙萝雅否认了这个询问,抬头望着黑黝黝的屋顶,显得有些茫然“我希望的只不过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生活而已,自己的话,能够出去冒冒险也很不错。但是既然出生在王室,很多事情根本不由自主的…不要说王室,连山里人家的穷苦孩子,也要学会帮助大人打猎放牧呢。当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管的花瓶公主,那种事情只在故事里才有…”“人是会受到世俗规则所约束的,无论是谁,想完全的随心所欲都是不可能的。”沉吟了一会,纳姆佛得转过脸来,微笑着开导芙萝雅“哪怕是您的父王,掌握了王国的一切权力,实际上也会有许多的烦恼,这一点想必殿下您很清楚,虽然力量有助于实现自己的愿望,但是…”话没说完,纳姆佛得忽然停了下来,侧着头,似乎在凝神倾听着什么。
  
  
  “怎么了,老师?”看见纳姆佛得奇怪的动作,芙萝雅不禁问道。
  
  
  “似乎有东西在往这边高速移动…”喃喃说了句,纳姆佛得站了起来,抬起头望向窗外。
  
  
  “是吗!是什么东西?”芙萝雅惊讶的跟着站起,也向窗外望去,只见天空湛蓝,几朵白云点缀其上,似乎没什么异常。正纳闷间,远处天边出现一根极细的白线,往占星塔的方向射来;白线的速度很快,转眼跨过半个天空,到达占星塔的上方,痕迹却突然一变,像抛物线一般往占星塔落了下来。
interloc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