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人妻雪莉

[复制链接]

3

主题

8

帖子

22

金币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18-12-25 16: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也不记得是个什么由头,小骚妻雪莉和我就吵起来了,也许大姨妈来的前兆,刚开始只是心烦的碎碎念,说的烦了我就回一句,最后看我爱理不理的就火了。直接压到躺在床上的我身上,于是我和她就这么互撕起来,说玩闹吧,还都带着点气;说打仗吧,又都有意无意的往彼此性感带上摸。
  
  
  我由于之前一直想和雪莉玩SM,所以家里买了静电胶带、束缚绳、低温蜡烛、强力按摩棒等等等等,虽然不用但是居家旅行必备工具嘛。
  
  
  打闹慢慢的就有些不受控制了,我也有点火了,直接从衣柜里翻出静电胶带,把雪莉往床上一推,骑到她身上压住,把她推我的两手反剪一缠,然后再把嘴也缠上,省的听她废话,剩下的都是「嗯……嗯……」的声音,直接就给我叫硬了。
  
  
  「哎呦!你个小骚逼,还用脚踢我。」我回手把脚也给缠上,看你还能翻出什么风浪。
  
  
  乖乖!看着床上的雪莉,还真挺给劲儿!手脚被捆上,不断挣扎;嘴里不断发出像叫床又有些倔强的轻哼;黑色蕾丝睡裙下白皙的肉体,由于挣扎一个乳球已经脱离了睡裙的束缚,因为哺乳过而成为浅棕色的乳头傲然挺立着,仿佛等待男人的吸吮;媚眼如丝,又充满挑衅。
  
  
  这我岂能忍受,给她翻到背朝上,掀起睡裙,对着雪白的大肥屁股就扇了一巴掌,打的只是个臀肉乱颤。生产的原因,骨盆打开一些,屁股显得格外肥硕,所幸雪莉年轻,恢复的很好,也就成了现在这种白白嫩嫩肥大坚挺的屁股,平时我就喜欢摸雪莉的屁股。刚才那一掌可是带了十分火气的,使得本来就肥大的屁股感觉又大了一些,雪白的屁股上顿时出了一个手印,刺激。
  
  
  「服不服,你这个小贱人,还敢叫板不?」。
  
  
  「嗯……嗯……唔……」嘴被堵着,脸再压到床上,我根本就听不清说什么,全当是叫床了。
  
  
  「还不服,看大爷今天饶了你的」。
  
  
  把她的蕾丝小内裤一把拉到腿弯,从宝库里拿出日本AV里那种震动超强的按摩棒,插上电,就塞到雪莉的两腿之间,由于雪莉背朝上,也不甚清楚我在做什么。「小贱人,看一会有你求饶的!」我心中暗想。手上动作是不能停的,准备就绪后,我凑到雪莉侧过来的脸上,隔着胶带狠狠的亲她的嘴,又引发她摇头挣扎和呻吟。
  
  
  我满脸真诚的看着她,左手轻轻抚摸她的脸,右手毫不犹豫的打开开关。一瞬间她像出笼的斗牛一般,剧烈的挣扎颤抖起来,头突然间的极度后仰带着乌黑的长发在空中甩出一道动人的轨迹。双腿肌肉紧绷,下意识夹紧,却又发现夹紧只会加重震动棒的刺激,就这么矛盾着,就这么纠结着。身体想要逃窜,却被束缚动弹不得。
  
  
  「刺激么?让我们加点料!」说罢我把震动开到最大。
  
  
  「嗯~~~~嗯~~~~」雪莉的头疯狂的摇着,仿佛似求饶,在我听来和叫床无异,只会让我感觉兴奋,乖乖,我的大JB早已经饥渴难耐了,但是我不能这么收手,我要玩弄她,我要撕碎她虚伪的贤淑的外衣。
  
  
  我感受到我内心逐渐分离出两个小人,邪恶的小人满脸奸笑的说:玩弄她,让她身在快乐之巅,却又耻辱的享受,之前的端庄人妻逐渐会暴露淫荡的本质的。
  
  
  而那个化身正义的善良小人在旁满脸猥琐:他说的对,我同意。
  
  
  随着我把开关关掉,雪莉的头无力的垂下,青丝也盖住了泛红的脸颊。我温柔的把她的发缕顺在她的耳后,看到殷红娇俏的耳垂儿,忍不住舔了一下,又引得她一声娇呼。
  
  
  我伸手在她两腿之间一抹,乖乖!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我熟悉的找到阴蒂,只需轻轻一碰,又引得雪莉一阵伴随着叫床的痉挛,而后又归于平静。
  
  
  我把她翻到正面,提起她的双腿压到她36D的酥胸上,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蘸了蘸淫水插到雪莉的骚逼里,熟练的找到G点,轻柔的按压起来,慢慢的,雪莉又开始了若有若无的呻吟,我感觉时机成熟,逐渐加快了频率,雪莉的声音开始升高,最后如释重负「啊~~~~~」的一声,伴随着阴精的喷出,全身开始抽搐,原来挣扎使得胶带变成了一根绳勒到了她的嘴里,所以可以发出如此舒爽的声音。
  
  
  抽搐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她闭眼躺在那里,只感觉有出气没进气了。脸仿佛可以滴出血,发丝纷乱的散在脸上床上,睡裙也扭曲的不象样子,两个大奶也微微泛红,阴毛泥泞的纠结在一起,小骚逼里不断流出的淫水混着阴精滑过肛门流到床上。
  
  
  乖乖!该我干你了!我的大棒早已饥渴难耐了,大棒抵到洞口,仿佛兵临城下岂有滑门而出的道理,直接一插到底,骚妻又是「啊~~~」凄厉的一声。我明显感觉到已经顶到子宫口了,活动活动腰让GT上下左右摩擦下最深处,骚妻除了鼻子发出不知是舒爽还是痛苦的轻哼,身体一动不动,不过骚逼刚发过水灾,我只好身为大禹堵住漏洞。
  
  
  轻插浅送,交锋无数回合,直到两人的阴毛都交缠到一起,骚妻雪莉又开始发出淫荡的声音「老公~~~~快~~~不要~~~不要了~~~~要尿了,要~~~」还没等说完明显感觉结合处一股热流,骚妻腹部一阵痉挛,小逼不断紧缩,箍的我JB都有些疼了。
  
  
  我稳住阵脚,抬高她双腿,继续缓慢抽插,伴随我的抽插,每一下骚妻的尿道都会喷出一小股水,乖乖!我仿佛就跟泡脚似的,站在她的淫水里。
  
  
  感觉自己快要射了,抽出JB,还没等走到她脸旁,就喷了,顺势放到她嘴边,看着骚妻雪莉脸上头发上带着精液,像欲女一样努力从胶带缝隙伸出舌头将剩余的精液舔到嘴里然后咽下。
  
  
  这次可算是歪打正着,无意中发现端庄大方的知性人妻雪莉还有如此淫荡的潜质,看来以后的美好日子为时不远了。
  
  
  我最近感觉有些疲劳,腰也不是很舒服,可能是经常看电脑,也许是和雪莉做爱次数太多,又比较激情,纵欲过度吧。我问了同事,说有一家中医推拿很好,就带着雪莉去试试,这万一腰有问题,下半生性福生活不就毁了,骚妻雪莉岂不是要人尽可夫。
  
  
  医生是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带个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说话也很儒雅,让人心生好感。询问了我的病情,让我躺在治疗床上,开始治疗,说我几节关节移位,需要按摩推拿正骨什么的,然后就开始了治疗。雪莉穿着浅绿色雪纺短裙,裙摆堪堪遮住一半大腿,36D的胸脯仿佛要突破超薄内衣的束缚,要从短裙的V领口破茧而出。
  
  
  雪莉站在靠窗的位置关切的看着我的治疗,而治疗床又不高,以我的角度逆光看去,雪莉仿佛半裸立于我面前,我只需要再低一点点,乖乖,就可以从裙摆下看到雪莉那被半透明丝质内裤包裹的饱满的阴户。一丝丝邪恶念头在心底蔓延开……。
  
  
  我心里不断盘算着计划如何实施,治疗很快结束了,我起身活动活动,感觉舒服很多,腰也轻快了不少,随后心不在焉的听完医生的嘱咐,什么要注意少看电脑啊,平时多做运动啊,最后又说句房事要节制。我抬头看到雪莉满脸通红,头都快被胸夹住了,乖乖,要知道那平时是用来夹我的JB的。
  
  
  我尴尬的笑笑:「医生,我妻子颈肩也不舒服,同时睡眠也不是很好,您受累给看看吧」。雪莉拉了我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裙子,红着脸小声说:「怎么看嘛」。我装作无辜的样子:「有什么看不了,身体不舒服当然要看啊」。乖乖,我真佩服我的演技。
  
  
  医生抬头从眼镜上方看了看骚妻雪莉:「好吧,躺到床上」。
  
  
  躺到床上,我邪恶了一下。雪莉略施淡妆的俏脸茫然的看着我,过肩的马尾伴随她的摇头而微微摆动,之前白皙的皮肤仿佛煮熟的虾子一半泛红,双手拉着我的手撒娇般晃着以表达自己的不满,眼眶水雾弥漫,看得让人好生心疼。但是为了我的计划,我狠下心:「宝贝儿,躺下让医生看看,你看我就治好了。那医生我去交钱了」。
  
  
  我拍拍雪莉的手,转身出了房间,掩上房门。正好门口经过一个护士,我大声询问交款在哪,让雪莉听到放下担心。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响叮当人不让的速度交款回来,看到医生办公室门前站了个年轻医生,脸都贴到门上了,右手隔着裤子轻轻揉搓裤裆,专注到没发现我的走近,我轻咳一下。他看到我,转身从容的走了。没想到,是我之前关门时故意留的一个小缝隙,引来了之前的那番窥视。
  
  
  现在轮到我了,从门缝里一看,乖乖,果然有看点。
  
  
  我缴费耽搁了一些时间,治疗已经开始了,骚妻雪莉躺在床上,马尾已经被披散开,微闭双目,仿佛睡美人一般,由于躺倒,雪纺短裙不再垂顺,已经退到了内裤边缘。该死的老中医正用他那粗糙的双手按摩雪莉微微分开的双腿,看他那轻柔的动作,哪里是按摩,分明就是抚摸,我想以他的角度很清晰的就可以看到雪莉的内裤,以及几根调皮挣脱束缚的阴毛。
  
  
  按到大腿根,老中医勾起雪莉的膝关节,将腿支起,这样短裙就彻底滑落到雪莉的髋关节,下半身完全暴露在老中医淫邪的目光下,老中医手摸了摸裤裆,估计是调整已经勃起的大JB,没有了支撑,雪莉的腿靠在了老中医裆部,与勃起的阴茎就隔着一层布,我感觉很是诧异,之前扭捏的雪莉怎么大方起来。
  
  
  我来不及细想,看到老中医恋恋不舍地走到床的另一侧,背对着我,用同样的手法按摩抚摸完雪莉的另一条嫩腿,又同样支了起来,这样雪莉的双腿就像M一样分开在身体两侧,下半身门户大开,大有欢迎光临的架势,吸引着老中医肆无忌惮的目光。雪莉仍然微闭双目,连睫毛都不曾眨一下,这个该死的老中医,怕不会是给雪莉喝了什么吧,这个老淫棍真是好手段。
  
  
  老中医走到床尾,弯下半个身子,脸都快贴到雪莉的内裤上,陶醉的吸着雪莉下身令人迷乱的芬芳。双手扯了一下雪莉的内裤,发现不是很容易(早知道我就让雪莉穿系绳的内裤了)只见他犹豫了一下就放弃了,然后掏出他的大JB,乖乖,足足有16厘米,也算是个中王者了,可见老中医还是很会保养的。
  
  
  他一边视奸着被迷倒的雪莉,一边打着飞机,没过多久,一道浓精划破长空落在了雪莉纯白的丝质内裤和大腿上,有几滴由于火力太足居然落到了雪莉的胸口和嘴角,看的我差点流鼻血。结束之后的老中医恢复了贤者模式,开始清理战场,他拿出纸巾好像要将精液擦掉,谁知他淫荡一笑,擦了擦鼻尖的汗珠,丢到垃圾桶。
  
  
  用手指将大腿上的残精刮起,然后勾起三角裤的一边,将精液涂抹在雪莉的阴部,手指借着湿滑直接插入到了骚妻雪莉的阴道,雪莉也许是感受到了体内的异物,皱着眉头微哼一下,我心想怕不会醒了吧,可老中医置若罔闻一般,继续玩弄了几下雪莉的骚逼后,才意犹未尽地抽出手指,此时混合着精液和淫水的手指闪耀着淫靡的光芒。
  
  
  老中医擎着手指,踱步到雪莉的身侧,用湿润的手指将雪莉嘴边的精液勾到雪莉红嫩的唇上,然后手指轻压进雪莉的嘴里,这个该死的老淫棍,是要让雪莉所有的小洞洞里都有他的精液么,这和口爆有什么区别。雪莉虽然没有意识,但是还是会有些吸吮的本能,当老中医拿出手指,手指和雪莉红唇之间拉出好长一道涎线。
  
  
  随后老中医又将胸口残留的精液勾起,顺着深V的领口,插进了雪莉的乳沟,粗糙的双手按在了雪莉的乳房上,裸露的大JB轻戳着雪莉红润的脸颊……「白哥,你怎么在这,看什么呢?」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出我一身冷汗,我回头看见一脸猪哥像的同事阿博,他和雪莉是一个办公室的,但是分属不同部门,雪莉人美身材好,所以同事都对她垂涎三尺,但因为雪莉为人贤淑,目前还没人轻举妄动,这要是让他知道雪莉在里面接受这种治疗,以后雪莉在公司岂不会被频频骚扰。这可不是我计划的一部分,我连忙说,「我腰不舒服,在这治疗,刚交钱回来。你干嘛来了?」。
  
  
  「来做个康复,减肥调理调理」。我才看到他大包小裹的拎着各种药包,「不行了,太重了,我先走了,腰不好可要注意哦」。猥琐的一笑,走开了。
  
  
  我长吁口气,想再偷窥下去已是不太现实,又怕进去后看到妻子衣衫不整的被人玩弄。硬着头皮推开门,老中医已经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好,雪莉仍然睡着,只是身上盖了条大毛巾,这个老淫棍真会做戏,真该给你颁个小金人。如果不是我先前已经目睹全过程,还真容易被他的一本正经给糊弄住,我又不想戳破他的淫事,毕竟以后还需要他的治疗嘛。
  
  
  「夫人只是肌肉有些僵硬,脊柱并没有问题,只需定期按摩就好」。定期按摩,是让我定期把妻子送来供你这个老淫棍把玩吧。
  
  
  「医生,我妻子平时睡眠不好,我看在这倒是睡的很安稳,您看有什么药么,能让他晚上睡踏实些」。
  
  
  医生从他那镜片上方严肃的盯着我,仿佛想从我纯真的面孔上寻找什么,我确实有自己的小算盘,可咱这演技也不是盖的,一脸无辜没有让老中医发现端倪。
  
  
  「好吧,」老中医拉开抽屉,拿出一个没有标签的小金属盒「这个药是我自己调制的,只需一小勺兑到水里即可,有助于加快入睡,也会提高睡眠质量。药效因人而异,如果感觉过于有危险,用风油精或用万金油等稍微刺激性气味就能加快苏醒」。
  
  
  我一边连忙收好,盘算日后的计划,一边轻拍雪莉脸颊让她醒过来。
  
  
  雪莉悠悠转醒:「我怎么睡着了,好舒服」。站起身,抻了个懒腰,展露出胸部饱满的曲线,纤细的腰肢,最主要的是那伴随胳膊上举扯动短裙而露出的小内裤,还有那纯白内裤上暗黄的精斑。
  
  
  雪莉似乎不知道这些,转头对我微微一笑:「我们回去吧」。
  
  
  「好啊!」(完)
interloc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