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玲姐的生日

[复制链接]

24

主题

26

帖子

40

金币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9-1-14 11: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转眼和学弟分手两个月了,孩子气的男人有时真让人受不了。
醋劲大,控制慾又强,吵了几次也谈了几次,最后还是忍痛分手。
我搬进了玲姐租的公寓,三房两厅,虽然不大,但至少容的下我们两个小女人相依为命。
今天是玲姐的生日,我虽然沈澱了两个月,但还是落落寡欢。
玲姐想趁着庆祝她生日,也让我好好开心一下。
「静芬,明天带着便服去公司吧,下班我们不回家啰。」
「我们要去哪里庆祝阿?」
「别问,明天妳就知道啰。」
鬼灵精怪的玲姐,一脸奸笑,像是很满意自己的安排。
玲姐在大学时就是班上的小可爱,身高一米六,留着一头俏丽的短髮。
她那张迷人的小脸蛋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她在大学时代;就遍地是爱慕者。
最重要的是她那甜美的娃娃音,撒起娇来能让人连骨头都鬆了。
跟玲姐比起来,我两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她喜欢剪短髮,我喜欢留长髮。
我虽然个子比她高,但胆子却比她小,也比她内向许多。
「静芬,妳明天要穿什幺?」
我在衣橱里选了一件白色洋装,连同衣架一起取下在身上比试给玲姐看。
「这件怎幺样?」
「不行,不行,我明天穿短裙耶。妳也要穿辣一点。」
玲姐开心的把手上的裙子展开给我看。
「哇,那幺短,妳真的敢穿阿?」
一件短到连弯腰可能都会走光的紫色窄裙。
玲姐一米六的身高,苗条的身材,穿上这件肯定是性感尤物。
就这样;两人挑三捡四的;
最后我挑了件我平常根本不敢穿的黑色迷你裙,配上白色胸前有缎带结的无袖衬衫。
第二天下班后,我两在公司的更衣室换完衣服,两人面对面害羞的笑了出来。
玲姐在我眼中好美呀!
紧身的黑色上衣突显出那圆润丰满的胸部,
超短的窄裙底下那双细緻的美腿,配上黑色高跟鞋,简直是让人血脉喷张。
没想到玲姐却对我说:
「静芬,我如果是男人,现在一定强暴妳。」
我转身照照镜子,天哪!我这身打扮让我有些不敢走出更衣室。
除了脸上的淡妆像良家妇女外,其他地方根本打扮像个性感女郎。
我两挽着手,跑出公司,叫了辆计程车直奔目的地。
车子来到一家PUB门口,我两一下车先是找了家餐厅,吃完晚餐后就打算彻夜狂欢。
光是在PUB门口买票,就已经一堆男人向我们搭讪。
玲姐说不急,看到好的再出手。
我当时真是佩服玲姐的胆识。
两人就像初生之犊不畏虎,大剌剌的走进这喧闹的夜店里。
我们却不知道,两人早已成为猎人眼中的猎物了•••
进了PUB,震耳欲聋的音乐让人不抗奋都不行,我们先是找了角落的位置,喝完几瓶啤酒后,
玲姐脸颊汎红,就拉着一样微醺的我,挤到场中央的舞池去。
「来吧,我们跳舞。」
玲姐和我随着音乐节奏,缓缓的摆动身体•••
玲姐那婀娜多姿的身段,纤细的腰身,圆润的翘臀,扭动起来连我都想一把将她抱入怀里。
不一会,两个身材壮硕的男人靠近我们身边。
「小姐,可以交换舞伴吗?」
看来是来搭讪的;玲姐拉着我的手,一转身又挤到了舞池的另一边。
「哼,看起来一点气质都没有。」
玲姐都着嘴,高傲的嫌弃着。
接下来又是好几只苍蝇围着我们打转,可惜玲姐没一个看上眼的。
我两从舞池东西南北中换到没地方好换,最后;玲姐拉着我回到位置上。
「看来今天是没收穫了。」
玲姐话刚说完,一位英俊的男士就出现在我们桌旁。
「我看今天全场的男士,好像都碰了钉子,不知道两位是不是还赏我钉子?」
这男子风度偏偏,衣着品味不俗,载了付眼镜更是文质彬彬的样子。
玲姐看了他一眼,居然没有赶他走•••
他看我们没有搭腔,居然自己坐了下来。
「我请两位小姐喝杯酒好吗?」
男子向吧台示意,送酒过来•••
「你是做什幺的?」
玲姐开门见山,不拖泥带水的个性真是让我羡慕。
「喔,我还在唸博士。」
那男子边摘下眼镜,边回答玲姐的问题。
男子摘下眼镜后,脸部的轮廓更明显,高挺的鼻子,深璲的眼窝•••
「你是混血儿?」
我正要说出口,玲姐已经抢先问了。
「嗯,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台湾人。」
就这样,我们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酒不知不觉的越喝越多•••
过了午夜,PUB里还是一样人声鼎沸,DJ放的歌一首接一首。
玲姐和我都喝的差不多了,已经有些醉了•••
「我们要回家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出来玩。」
玲姐和我带着最后的一点清醒,打算回家休息•••
「我看妳们有些醉了,这给妳们吧。」
男子拿出两罐解酒液,放在桌上。
「喝了吧,宿醉很难受的。」
玲姐和我一口气都喝下了•••
矇眬中,我听见女人的呻吟声,感觉到身旁的震动,
我忍着酒醉的头疼,使劲的转过头,微微的睁开双眼•••
天哪,玲姐正一丝不挂的坐在男子的身上,下体不停的被顶着,不断的发出细甜的呻吟声。
那男子除了躺着享受玲姐的下体外,双手更搓揉着玲姐丰满的乳房。
阿!他不就是那位博士生吗•••
男子见我醒了,转过头对我笑着说:
「妳醒啦?先等会,等下就轮到妳。」
我心中知道不对劲,但全身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连想呼叫都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声而已。
那男子坐起身,一只手怀抱着玲姐,一只手拾起床头的药丸放进我嘴里,餵了我杯水。
他连餵我吃药都不肯放下玲姐。
「吃了这药,待会妳就跟她一样了。」
他笑着看着我。
「妳朋友的洞真紧,我已经射了一次呢。」
话说完,他故意把玲姐抱近我身边,让玲姐的私处面对我,
他蹲起身来,双手握着玲姐的脚踝,把玲姐的双脚高举张开。
那巨大的棒子,笔直的从上而下,狠狠的插进玲姐的嫩穴。
「嗯•阿•••」
屋里充满玲姐的娇羞的呻吟声和呼吸声。
我从未在这种距离看着别人做爱,那棒子不断的在玲姐的嫩穴进出着•••
两人的下体只在我面前数十公分,只见那棒子每插进一次,玲姐的嫩穴就像是被棒子挤出几滴体液。
过了一会;
噗吱,噗吱,令人害羞的声音随着玲姐流出的体液越多,声音越大。
那男子听到这声音;更是得意的加快速度,玲姐的体液将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玲姐湿透的嫩穴就这样被猛烈的抽插了几百下后•••
男子趴下身,吸允着玲姐的唇,用舌头在玲姐的脸颊上舔了又舔,
然后深深的在玲姐的颈根吸出一个吻痕,双手则用力的在玲姐的乳房搓揉。
听到玲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小,男子又开始使劲的抽插着玲姐•••
过了不知多久,终于•••
「喔,喔,要射了,要射了。」
那男子又準备要射在玲姐的体内,玲姐似乎不愿意,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阿••••」
无论玲姐如何呻吟,那男子只是发狂般的将精液狂洩在她体内。
男子抽出棒子,将玲姐的腿放下,玲姐的嫩穴缓缓流出白色的精液•••
男子转身将盖在我身上的绵被盖在玲姐身上。
虚脱的玲姐眼角带着眼泪,已经昏睡过去。


绵被一掀开,我发现身上只剩下内衣裤,外衣和裙子早已经被脱去。
本来在绵被中发热的身躯,却越来越烫•••
我的脸颊开始流汗,呼吸开始急促•••
他喝了杯水,笑着看着我。
「妳刚刚看了一部活春宫,药效应该发挥的更快。」
他靠近我,直接用手抚摸我的私处。
虽然隔着内裤,但我发现;我的私处居然早已经湿成一遍•••
「呵,这幺湿,妳也是敏感型的。」
他将我抱起,再坐到我身后,让我半躺在他怀中,深深的在我的长髮中吸口气。
双手不断的揉捏着我的胸部•••
「嗯•••」
我口中开始发出呻吟,虽然内心不愿意,但不知为何,他的揉捏却让我肿胀的胸部感到舒服。
他开始亲吻我的颈部跟耳朵,甚至将舌头伸进我耳里•••
「阿•••」
我受不了刺激,使劲把头转开,他见状后用双手抱紧我的头,狠狠的将舌头伸进我耳里舔了几回。
那感觉让我直接痒进了心里,整个人就像虚脱似的没有半点力量•••
「呵,想反抗?」
他脱去我的胸罩,开始玩弄我的乳头,我只剩下呻吟的力气,任他随意玩弄着。
捏,弹,揉,按,吮,咬,粉红色的乳头被他弄得红肿,他还假装心疼的用舌头舔上口水。
他见我已经不再反抗;双手将我大腿扳开,在内侧抚摸着•••
「妳的腿真美。」
他在我大腿上来回抚摸了几遍,便将手伸入我的内裤中•••
「阿•••」
那早已湿透的私处润滑无比,使他手指轻易的就在阴蒂来回拨弄着•••
不一会,我嫩穴渗出更多的体液,整条内裤都湿透了。
他让我躺下,将我的内裤脱去,拿枕头垫在我的臀下,我的私处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面前。
我害羞的无地自容,但全身上下又滚烫的渴望着甘霖,我根本不知道怎幺办才好。
「我们玩一点特别的,好吗?」
我根本没有回答的力气,也没有选择的权利。
只见他起身一会,再上床时;手上拿了一个黑色手提包。
他从手提包中,拿出一个椭圆形的玩具。
「这是跳蛋,可爱吗?」
他不等我的反应;直接将玩具的开关打开,我只听到恐怖的机械震动声音,他就趴下开始玩弄我的私处。
「阿•••阿•••」
天哪,我的阴蒂被他像实验般的从各种角度刺激着,那发麻的快感一瞬间冲上头皮。
我不由自主的全身紧绷,嫩穴也开始收缩。
「哇,妳真敏感,阴道收缩了唷。」
他对我的身体反应感到兴奋,而我却是害羞的想死。
他开始把跳蛋塞进我的嫩穴,再用手指深深的推入。
「嗯•••」
阴道才刚刚缩得紧紧的,他却放入这幺刺激的东西,那震动的快感简直让我快要疯狂•••
「阿•••阿•••」
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强烈,他反而没有一点要拿出来的意思。
他手上握着控制器,侧躺在我身旁,亲吻我的脸颊,还不时的揉捏我的乳房。
他故意让我体内的跳蛋时强时弱,然后在我身旁看着我的反应。
「阿•••」
穴里的嫩壁被强烈震荡着,整个阴道都快麻痺了,灵魂就像是要被抽离身体一般•••
终于;我崩溃了•••
他满意的将跳蛋缓缓拉出,我的嫩穴流出一股体液,把床单染湿一片。
「哇,好多水阿。」
我害羞的闭上双眼,开始啜泣着。
他低头又从手提包中拿出一支黑色的按摩棒。
「妳看。」
他故意的把那按摩棒拿在我眼前。
天哪,那是一支上面充满颗粒的粗壮按摩棒,我的嫩穴怎幺可能放的进去呢?
我开始恐惧的哭出来,呻吟声开始夹杂着啜泣声•••
「别怕,不会弄伤妳的,乖。」
他坐着将我的下半身擡起,直接擡高到他的面前,
我身体被他弯曲着,双脚腾空,连我自己都能清楚看到自己的私处。
「阿•••阿•••」
我眼睁睁的看着那按摩棒,插进自己的嫩穴。
越是深入,从按摩棒和嫩穴接触的细缝中,就挤出更多的体液•••
而穴里的嫩壁也因为按摩棒上的颗粒,触感更是深刻。
每一颗颗粒刮过穴里的嫩壁,都让我欲仙欲死。
「有看到吗?妳的穴很敏感唷。」
我害羞的啜泣着,只希望他能够放我一马。
但他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开始抽动手中的按摩棒。
「阿•••阿•••」
体液早就充满我整个嫩穴,随着他抽动手中的按摩棒飞渐出来,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穴里收缩的嫩壁也被按摩棒撑的一开一合的,天哪!我就这幺看着自己的嫩穴被他揉躏着。
他越抽动越快,阴道传来苏痲的感觉,直冲上大脑,简直让我快昏死过去。
「呵呵,试试这个。」
他转动按摩棒的尾端,这时;按摩棒居然开始强烈旋转起来•••
「阿•••阿•••」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感觉吓的不知所措,瞬间阴道里的震动让我全身紧绷。
我的嫩穴根本抵挡不住这恐怖的侵袭,穴里的嫩壁不断的被颗粒刮过。
我崩溃又崩溃,分泌的体液不断的溢出,延着我的腹部流到胸前。
「阿•••阿•••」
随着那按摩棒旋转的声音,我已经陷入了疯狂当中•••
他看着我恍惚的眼神,缓缓抽出按摩棒,我的嫩穴感觉一阵空虚,嫩壁不断的收缩着。
「嗯,现在插入一定很爽吧。」
原来;他的棒子已经从弄完玲姐后休息到现在,不知道何时;又雄伟挺立起来。
她将我的臀部放下,棒子挺进我的湿透的嫩穴。穴里的体液被挤压出来,整支棒子上都沾满了我的体液。
我穴里的嫩壁更是紧紧的包夹住他的棒子。
「阿•••阿•••」
他腰部开始晃动,用力的抽送着棒子,每一下都直插到底。
我呼吸急促的呻吟,感受着他棒子每一下刮过我穴里嫩壁的感觉。
正当我已经开始恍惚的时候,他拿起一旁的跳蛋,放在我的阴蒂上。
一面快速的抽插,一面刺激我的阴蒂。
「阿•••嗯•••阿•••」
穴里的嫩壁,就像是要闭合般的紧缩起来,但他的棒子却还是不断的抽插着。
「哇,好爽,又滑又紧,妳的味道太棒了。」
我羞的要死,眼泪夺框而出。
「阿,我受不了了,太爽了,我要射了。」
他气喘嘘嘘的喊着,抽插的越来越快。
「阿•••阿•••」
终于;我跟玲姐一样,嫩穴也流下白色的精液,然后昏睡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玲姐叫醒,但恶梦还没结束。
玲姐告诉我:那男的在厕所,那男的说,我两都被拍了裸照。
我和玲姐的眼框都红了,不由自主的哭了出来•••
过了一会,男子出来,见我两都醒了,从容大方的坐在沙发上抽烟。
玲姐哭着问
「你到底想怎样?」
男子冷静的说道:
「底片可以给妳们,只有一个条件。」
「两人乖乖的听我话,再跟我做最后一次爱。」
转眼和学弟分手两个月了,孩子气的男人有时真让人受不了。
醋劲大,控制慾又强,吵了几次也谈了几次,最后还是忍痛分手。
我搬进了玲姐租的公寓,三房两厅,虽然不大,但至少容的下我们两个小女人相依为命。
今天是玲姐的生日,我虽然沈澱了两个月,但还是落落寡欢。
玲姐想趁着庆祝她生日,也让我好好开心一下。
「静芬,明天带着便服去公司吧,下班我们不回家啰。」
「我们要去哪里庆祝阿?」
「别问,明天妳就知道啰。」
鬼灵精怪的玲姐,一脸奸笑,像是很满意自己的安排。
玲姐在大学时就是班上的小可爱,身高一米六,留着一头俏丽的短髮。
她那张迷人的小脸蛋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她在大学时代;就遍地是爱慕者。
最重要的是她那甜美的娃娃音,撒起娇来能让人连骨头都鬆了。
跟玲姐比起来,我两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她喜欢剪短髮,我喜欢留长髮。
我虽然个子比她高,但胆子却比她小,也比她内向许多。
「静芬,妳明天要穿什幺?」
我在衣橱里选了一件白色洋装,连同衣架一起取下在身上比试给玲姐看。
「这件怎幺样?」
「不行,不行,我明天穿短裙耶。妳也要穿辣一点。」
玲姐开心的把手上的裙子展开给我看。
「哇,那幺短,妳真的敢穿阿?」
一件短到连弯腰可能都会走光的紫色窄裙。
玲姐一米六的身高,苗条的身材,穿上这件肯定是性感尤物。
就这样;两人挑三捡四的;
最后我挑了件我平常根本不敢穿的黑色迷你裙,配上白色胸前有缎带结的无袖衬衫。
第二天下班后,我两在公司的更衣室换完衣服,两人面对面害羞的笑了出来。
玲姐在我眼中好美呀!
紧身的黑色上衣突显出那圆润丰满的胸部,
超短的窄裙底下那双细緻的美腿,配上黑色高跟鞋,简直是让人血脉喷张。
没想到玲姐却对我说:
「静芬,我如果是男人,现在一定强暴妳。」
我转身照照镜子,天哪!我这身打扮让我有些不敢走出更衣室。
除了脸上的淡妆像良家妇女外,其他地方根本打扮像个性感女郎。
我两挽着手,跑出公司,叫了辆计程车直奔目的地。
车子来到一家PUB门口,我两一下车先是找了家餐厅,吃完晚餐后就打算彻夜狂欢。
光是在PUB门口买票,就已经一堆男人向我们搭讪。
玲姐说不急,看到好的再出手。
我当时真是佩服玲姐的胆识。
两人就像初生之犊不畏虎,大剌剌的走进这喧闹的夜店里。
我们却不知道,两人早已成为猎人眼中的猎物了•••
进了PUB,震耳欲聋的音乐让人不抗奋都不行,我们先是找了角落的位置,喝完几瓶啤酒后,
玲姐脸颊汎红,就拉着一样微醺的我,挤到场中央的舞池去。
「来吧,我们跳舞。」
玲姐和我随着音乐节奏,缓缓的摆动身体•••
玲姐那婀娜多姿的身段,纤细的腰身,圆润的翘臀,扭动起来连我都想一把将她抱入怀里。
不一会,两个身材壮硕的男人靠近我们身边。
「小姐,可以交换舞伴吗?」
看来是来搭讪的;玲姐拉着我的手,一转身又挤到了舞池的另一边。
「哼,看起来一点气质都没有。」
玲姐都着嘴,高傲的嫌弃着。
接下来又是好几只苍蝇围着我们打转,可惜玲姐没一个看上眼的。
我两从舞池东西南北中换到没地方好换,最后;玲姐拉着我回到位置上。
「看来今天是没收穫了。」
玲姐话刚说完,一位英俊的男士就出现在我们桌旁。
「我看今天全场的男士,好像都碰了钉子,不知道两位是不是还赏我钉子?」
这男子风度偏偏,衣着品味不俗,载了付眼镜更是文质彬彬的样子。
玲姐看了他一眼,居然没有赶他走•••
他看我们没有搭腔,居然自己坐了下来。
「我请两位小姐喝杯酒好吗?」
男子向吧台示意,送酒过来•••
「你是做什幺的?」
玲姐开门见山,不拖泥带水的个性真是让我羡慕。
「喔,我还在唸博士。」
那男子边摘下眼镜,边回答玲姐的问题。
男子摘下眼镜后,脸部的轮廓更明显,高挺的鼻子,深璲的眼窝•••
「你是混血儿?」
我正要说出口,玲姐已经抢先问了。
「嗯,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台湾人。」
就这样,我们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酒不知不觉的越喝越多•••
过了午夜,PUB里还是一样人声鼎沸,DJ放的歌一首接一首。
玲姐和我都喝的差不多了,已经有些醉了•••
「我们要回家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出来玩。」
玲姐和我带着最后的一点清醒,打算回家休息•••
「我看妳们有些醉了,这给妳们吧。」
男子拿出两罐解酒液,放在桌上。
「喝了吧,宿醉很难受的。」
玲姐和我一口气都喝下了•••
矇眬中,我听见女人的呻吟声,感觉到身旁的震动,
我忍着酒醉的头疼,使劲的转过头,微微的睁开双眼•••
天哪,玲姐正一丝不挂的坐在男子的身上,下体不停的被顶着,不断的发出细甜的呻吟声。
那男子除了躺着享受玲姐的下体外,双手更搓揉着玲姐丰满的乳房。
阿!他不就是那位博士生吗•••
男子见我醒了,转过头对我笑着说:
「妳醒啦?先等会,等下就轮到妳。」
我心中知道不对劲,但全身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连想呼叫都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声而已。
那男子坐起身,一只手怀抱着玲姐,一只手拾起床头的药丸放进我嘴里,餵了我杯水。
他连餵我吃药都不肯放下玲姐。
「吃了这药,待会妳就跟她一样了。」
他笑着看着我。
「妳朋友的洞真紧,我已经射了一次呢。」
话说完,他故意把玲姐抱近我身边,让玲姐的私处面对我,
他蹲起身来,双手握着玲姐的脚踝,把玲姐的双脚高举张开。
那巨大的棒子,笔直的从上而下,狠狠的插进玲姐的嫩穴。
「嗯•阿•••」
屋里充满玲姐的娇羞的呻吟声和呼吸声。
我从未在这种距离看着别人做爱,那棒子不断的在玲姐的嫩穴进出着•••
两人的下体只在我面前数十公分,只见那棒子每插进一次,玲姐的嫩穴就像是被棒子挤出几滴体液。
过了一会;
噗吱,噗吱,令人害羞的声音随着玲姐流出的体液越多,声音越大。
那男子听到这声音;更是得意的加快速度,玲姐的体液将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玲姐湿透的嫩穴就这样被猛烈的抽插了几百下后•••
男子趴下身,吸允着玲姐的唇,用舌头在玲姐的脸颊上舔了又舔,
然后深深的在玲姐的颈根吸出一个吻痕,双手则用力的在玲姐的乳房搓揉。
听到玲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小,男子又开始使劲的抽插着玲姐•••
过了不知多久,终于•••
「喔,喔,要射了,要射了。」
那男子又準备要射在玲姐的体内,玲姐似乎不愿意,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阿••••」
无论玲姐如何呻吟,那男子只是发狂般的将精液狂洩在她体内。
男子抽出棒子,将玲姐的腿放下,玲姐的嫩穴缓缓流出白色的精液•••
男子转身将盖在我身上的绵被盖在玲姐身上。
虚脱的玲姐眼角带着眼泪,已经昏睡过去。


绵被一掀开,我发现身上只剩下内衣裤,外衣和裙子早已经被脱去。
本来在绵被中发热的身躯,却越来越烫•••
我的脸颊开始流汗,呼吸开始急促•••
他喝了杯水,笑着看着我。
「妳刚刚看了一部活春宫,药效应该发挥的更快。」
他靠近我,直接用手抚摸我的私处。
虽然隔着内裤,但我发现;我的私处居然早已经湿成一遍•••
「呵,这幺湿,妳也是敏感型的。」
他将我抱起,再坐到我身后,让我半躺在他怀中,深深的在我的长髮中吸口气。
双手不断的揉捏着我的胸部•••
「嗯•••」
我口中开始发出呻吟,虽然内心不愿意,但不知为何,他的揉捏却让我肿胀的胸部感到舒服。
他开始亲吻我的颈部跟耳朵,甚至将舌头伸进我耳里•••
「阿•••」
我受不了刺激,使劲把头转开,他见状后用双手抱紧我的头,狠狠的将舌头伸进我耳里舔了几回。
那感觉让我直接痒进了心里,整个人就像虚脱似的没有半点力量•••
「呵,想反抗?」
他脱去我的胸罩,开始玩弄我的乳头,我只剩下呻吟的力气,任他随意玩弄着。
捏,弹,揉,按,吮,咬,粉红色的乳头被他弄得红肿,他还假装心疼的用舌头舔上口水。
他见我已经不再反抗;双手将我大腿扳开,在内侧抚摸着•••
「妳的腿真美。」
他在我大腿上来回抚摸了几遍,便将手伸入我的内裤中•••
「阿•••」
那早已湿透的私处润滑无比,使他手指轻易的就在阴蒂来回拨弄着•••
不一会,我嫩穴渗出更多的体液,整条内裤都湿透了。
他让我躺下,将我的内裤脱去,拿枕头垫在我的臀下,我的私处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面前。
我害羞的无地自容,但全身上下又滚烫的渴望着甘霖,我根本不知道怎幺办才好。
「我们玩一点特别的,好吗?」
我根本没有回答的力气,也没有选择的权利。
只见他起身一会,再上床时;手上拿了一个黑色手提包。
他从手提包中,拿出一个椭圆形的玩具。
「这是跳蛋,可爱吗?」
他不等我的反应;直接将玩具的开关打开,我只听到恐怖的机械震动声音,他就趴下开始玩弄我的私处。
「阿•••阿•••」
天哪,我的阴蒂被他像实验般的从各种角度刺激着,那发麻的快感一瞬间冲上头皮。
我不由自主的全身紧绷,嫩穴也开始收缩。
「哇,妳真敏感,阴道收缩了唷。」
他对我的身体反应感到兴奋,而我却是害羞的想死。
他开始把跳蛋塞进我的嫩穴,再用手指深深的推入。
「嗯•••」
阴道才刚刚缩得紧紧的,他却放入这幺刺激的东西,那震动的快感简直让我快要疯狂•••
「阿•••阿•••」
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强烈,他反而没有一点要拿出来的意思。
他手上握着控制器,侧躺在我身旁,亲吻我的脸颊,还不时的揉捏我的乳房。
他故意让我体内的跳蛋时强时弱,然后在我身旁看着我的反应。
「阿•••」
穴里的嫩壁被强烈震荡着,整个阴道都快麻痺了,灵魂就像是要被抽离身体一般•••
终于;我崩溃了•••
他满意的将跳蛋缓缓拉出,我的嫩穴流出一股体液,把床单染湿一片。
「哇,好多水阿。」
我害羞的闭上双眼,开始啜泣着。
他低头又从手提包中拿出一支黑色的按摩棒。
「妳看。」
他故意的把那按摩棒拿在我眼前。
天哪,那是一支上面充满颗粒的粗壮按摩棒,我的嫩穴怎幺可能放的进去呢?
我开始恐惧的哭出来,呻吟声开始夹杂着啜泣声•••
「别怕,不会弄伤妳的,乖。」
他坐着将我的下半身擡起,直接擡高到他的面前,
我身体被他弯曲着,双脚腾空,连我自己都能清楚看到自己的私处。
「阿•••阿•••」
我眼睁睁的看着那按摩棒,插进自己的嫩穴。
越是深入,从按摩棒和嫩穴接触的细缝中,就挤出更多的体液•••
而穴里的嫩壁也因为按摩棒上的颗粒,触感更是深刻。
每一颗颗粒刮过穴里的嫩壁,都让我欲仙欲死。
「有看到吗?妳的穴很敏感唷。」
我害羞的啜泣着,只希望他能够放我一马。
但他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开始抽动手中的按摩棒。
「阿•••阿•••」
体液早就充满我整个嫩穴,随着他抽动手中的按摩棒飞渐出来,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穴里收缩的嫩壁也被按摩棒撑的一开一合的,天哪!我就这幺看着自己的嫩穴被他揉躏着。
他越抽动越快,阴道传来苏痲的感觉,直冲上大脑,简直让我快昏死过去。
「呵呵,试试这个。」
他转动按摩棒的尾端,这时;按摩棒居然开始强烈旋转起来•••
「阿•••阿•••」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感觉吓的不知所措,瞬间阴道里的震动让我全身紧绷。
我的嫩穴根本抵挡不住这恐怖的侵袭,穴里的嫩壁不断的被颗粒刮过。
我崩溃又崩溃,分泌的体液不断的溢出,延着我的腹部流到胸前。
「阿•••阿•••」
随着那按摩棒旋转的声音,我已经陷入了疯狂当中•••
他看着我恍惚的眼神,缓缓抽出按摩棒,我的嫩穴感觉一阵空虚,嫩壁不断的收缩着。
「嗯,现在插入一定很爽吧。」
原来;他的棒子已经从弄完玲姐后休息到现在,不知道何时;又雄伟挺立起来。
她将我的臀部放下,棒子挺进我的湿透的嫩穴。穴里的体液被挤压出来,整支棒子上都沾满了我的体液。
我穴里的嫩壁更是紧紧的包夹住他的棒子。
「阿•••阿•••」
他腰部开始晃动,用力的抽送着棒子,每一下都直插到底。
我呼吸急促的呻吟,感受着他棒子每一下刮过我穴里嫩壁的感觉。
正当我已经开始恍惚的时候,他拿起一旁的跳蛋,放在我的阴蒂上。
一面快速的抽插,一面刺激我的阴蒂。
「阿•••嗯•••阿•••」
穴里的嫩壁,就像是要闭合般的紧缩起来,但他的棒子却还是不断的抽插着。
「哇,好爽,又滑又紧,妳的味道太棒了。」
我羞的要死,眼泪夺框而出。
「阿,我受不了了,太爽了,我要射了。」
他气喘嘘嘘的喊着,抽插的越来越快。
「阿•••阿•••」
终于;我跟玲姐一样,嫩穴也流下白色的精液,然后昏睡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玲姐叫醒,但恶梦还没结束。
玲姐告诉我:那男的在厕所,那男的说,我两都被拍了裸照。
我和玲姐的眼框都红了,不由自主的哭了出来•••
过了一会,男子出来,见我两都醒了,从容大方的坐在沙发上抽烟。
玲姐哭着问
「你到底想怎样?」
男子冷静的说道:
「底片可以给妳们,只有一个条件。」
「两人乖乖的听我话,再跟我做最后一次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